w时差

我爱你

我掐指一算,觉得你命里犯我

何为术士?

术士者,窥天理,顺人事,趋祸福——这是很讲理的术士们的自称。
术士?能算命啊——这是一群吃瓜异人的大众点评。

术士能算命不假,但是命这种东西,可以信不可以服,秉承着如此信念的三好术士诸葛青在刚睁开眼——嗯,不,没睁开——在刚醒来的时候就受到了命运女神的召唤,右眼皮一路狂跳,誓要把诸葛青的眯眯眼人设震碎。
大清早就被命运垂青的诸葛青同学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来,盘着腿给自己算了一卦。

“我这卦象不错啊。”对着镜子洗漱的诸葛青替老天的指示上了个批注“一共八字,前后矛盾,居然押韵。”

所以当他走进酒店的早餐厅,跟张楚岚一行人打着招呼时,对方总觉得他比平时更危险,怎么说呢?嘴角的弧度更大了,一看就没打什么好算盘。

“老青啊……”

诸葛青把餐盘往桌子上一放,自己坐到张楚岚对面“我今早给自己算了一卦。”

“好事坏事?”

“红鸢星动”诸葛青端起碗喝了口粥。
“呃……那是动的多了还是少了?”张楚岚一脸真诚“我觉得你平时就动的挺多的。”

“那是我先天底子好,后天有素质。”顶着诸葛家祖传帅脸的诸葛青面不改色的自夸“我这卦还有后半句。”

“嗯?”优秀听众张楚岚配合的发问。

“命里犯冲。”

“你这卦象很奇特啊”三句话重拾碧莲本色的张楚岚用手在胸前一托“你这是大凶(胸)之兆”

诸葛青笑着放下手里的筷子,动作轻柔的像是要定一个中宫。
皮这一下非常开心的碧莲见势不妙拔腿就跑,然后在门口撞上了来吃饭的王也。

“老王啊,大凶之兆。”张楚岚搂着王也的肩膀感叹。
“老青给你算的?”王也倒是早看见了里面的诸葛青,正单手托着腮跟服务员聊天,袖口向下折了三折,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臂来,惹得服务员的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搁。
张楚岚拽了一把王也,把他的魂从诸葛青的手腕上拉回来。“不是我,是老青,老青的大凶之兆。”没等王也反应过来,张楚岚就先溜了,只留王也一个人站在门口,脚下已经转身往门外走。

诸葛青看起来挺好的,没毛病,天知道那个大凶之兆落在哪,现在他还有心情撩妹。
王也心里绕出一个奇门阵,本能却只想回屋给对方算一卦。

“老王,不吃啊”诸葛青已经看到了转身要走的王也,抬手招呼到。
“一会儿,给我留一口。”
“酒店自助呢,留什么留。”诸葛青小声嘟囔了一句,汤勺在碗里转了两圈。今天的粥是甜粥,他挺喜欢的。

王也的房间离得到不远,几步回了房间,往床上一坐,王也就进了内景。

“诸葛青今天会遇到什么?”他问。

百年难得一次,他正了八经的叫对方全名,结果却只得到一大团火球明晃晃的如太阳一样照着他的脸。

王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了现实,一低头手心全是细密的汗。

先把人拎回来,王也想。
全然忘了有种情况叫做与自身相关,一个大写的关心则乱。

等他冲到早饭厅里时,诸葛青的位置上已经没了人,只剩开始就在的冯宝宝坚持吃到了最后。

“老青呢?”
冯宝宝抬起头,嘴里拼命嚼着,手比划着窗外。

“他给你留了饭”冯宝宝终于咽下了嘴里的菜,看着已经跑没影的王也,无比自然的伸手把属于王也的那份饭拿了过来。“不能浪费……”

此时诸葛青正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目的,他准备邂逅一下那位跟他命里犯冲的真名天女。

凭脸享受冰激凌多加一个球待遇的诸葛青刚转过第三个街口就迎面撞上了来势汹汹的王也。

红鸢星还没动呢,命里犯冲先来了。诸葛青摇摇头,咬了一口脆皮“老王啊……怎么哪都有你”

“这话挺耳熟的。”把涌到嘴边的土河车硬生生憋回去的王也自我安慰到,得,至少没来迟。

“你不回去?”
“回去干嘛?”诸葛青一挑眉“要不你陪我逛逛?”

王也一狠心,在三秒钟后就后悔了自己当初点头的决定。

诸葛青像是故意的一样,只带着他往人多——妹子多的地方走,两个大老爷们在游乐园门口转悠了半天,直到售票员忍不住提醒了一句“那个,情侣票可以打半折”

王也揪着诸葛青的领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游乐园。

“就在这坐着。”遇着一家咖啡店的王也跟得了救星一样,把身后的人按在长椅上。

“老王啊……”突然被凳子咚的诸葛青感叹到。
“你要点什么?”
王也随手翻开了菜单。

“张楚岚跟你说我的卦象了吧?”王也的动作顿了一下,他到不意外对方会知道
,听风吟又不是摆设,狐狸耳朵可好使的很。

诸葛青前倾着身子,手指一下下敲着桌面。“我那卦象还有前半段。”

“红鸢星动,命里犯冲”

忙活了半天才刚刚知道完整卦象的王也认真的思考着,自己现在是去打死张楚岚还是表达打扰了对方烂桃花的歉意,亦或者干脆用土河车把对面这只始作俑狐埋了,永觉后患。

偏偏诸葛青还伸出手在他面前晃悠着,一截白色的手腕露着,像是什么刚修的术法能夺人魂魄,只不过有个限定使用者叫诸葛青,有个限定被使用人叫王也。

“老王啊,帮我看个手相呗。”

我们风后奇门不教这个,拒绝的话在嘴边转了半天又被塞了回去。王也认命的抓起对方的手,胡乱翻看着。
诸葛青本来就生得白,现在跟他一比硬生生亮了一个色号,青色的血管埋在皮肤下,像藤蔓刚生的枝杈。

“嗯……你这个相……天资聪颖,年少有为……”王也顺着一条线摸下来,闭着眼睛满嘴跑火车。
诸葛青的生命线平滑又绵长,只在中间突兀的横出一笔,截了大好的运势,也堵住了王也的声音。

天知道是王也改了他的运势还是他们命中注定。
诸葛青也不着急,任由王也握着自己,一言不发没个动静。

而此时王道长正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困境之一。
他想起对方跟在自己身后瞎折腾的那段时间,当时只觉得自己心里是愧疚,现在想通了,发现自己只是担心。
——担心到可以在村子外守了一晚,满脑子都是要揍对方一顿。

察觉到自己这个窍开的不是很妙的王也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早上疑似用风后奇门算了姻缘。

“老王啊——”诸葛青慢悠悠拖了个长音,惊得王也一下子从思考中回过神来,指尖一下子按在对方的手心上。
诸葛青一下子蜷起手,指尖搭在对方的手背上,“养”他言简意赅的概括到。

“老王啊,帮我算个姻缘吧”

觉得自己着了对方的道,重蹈了不知哪朝哪代先人的覆辙又栽在狐狸身上的王道长开口胡扯到。
“这位施主,我掐指一算,觉得你命里犯我。”

诸葛青突然想起张楚岚说得大凶之兆,可惜最后胸前二两肉改成了裆下,真名天女成了天子。

可那有什么办法呢?
他喜欢就行。

END

评论(8)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