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时差

众生皆苦,我是甜的,我还有毒。

一个脑洞大纲

背景是两方势力敌对。
人类中的少部分会觉醒超能力,类似于言灵一样的存在。人们将它称为愿望。
只要说出口就能实现。
但是一个人拥有的愿望数量是有限的,强度也是,愿望的数量可以通过仪器检测。
而愿望的使用有限制——不能直接夺取他人性命。
比如说不能直接要求一个人,但可以许愿掉下一块石头砸中对方。
而愿望耗尽了人就会死。

——————————————————
叶喻的相遇是在学院里。

叶因为家里的原因,在学院里是军官级别。
叶秋“下午的会议别在逃了。”
叶“知道,知道”
然后叶转身就溜了。

学院里的训练场在非开放时期是关闭的,叶随便溜达到那里,结果发现居然有人在里面加练。

叶观察了一下,觉得对方的动作挺标准的但只是标准,用在实战里估计惨不忍睹。因为没有事干叶打算随手指导一下,所以爬了训练场周围的铁丝网翻进去。
叶还在铁丝网上的时候,被喻看见了。

叶“练着呢?”
喻犹豫了两秒抬手一指“那边小门没锁。”
叶“咳咳,锻炼嘛”从铁丝网上往下一跳,走到喻面前。

叶“你哪个队的?”
喻“训练营。”
然后喻敬了个挺标准的军礼“叶修前辈好。”

叶其实是有点好奇的,因为一般人都分不清他和叶秋,问好一般都说叶前辈,这样肯定不会叫错。
但是对方直接点出来他是叶修。

叶“我不太喜欢跟我哥被人弄混。”

喻“现在应该有会议……我以为会翘掉会议的只有叶修前辈。”
说完还超乖的笑了一下。

叶“……”
普通的训练生队服上是有名字的,叶看了一下,叫喻文州,他记住了。
叶“喻文州是吧……我记得现在可不是开放训练场的时间”

喻“彼此啊,叶修前辈”
“而且您还翘了会议。”

叶“呦,那么我得拜托你帮忙保密了啊”
“这样吧,我教你两招,你什么都别说就当学费了。”

喻刚想点头的时候,叶突然冲了过来,起手就是格斗的姿势。喻挡了一下但还是被撂倒了。

但是叶很满意。
因为他用的就不是教导的标准姿势,而喻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对普通的应对姿势做了调整。
悟性很强,反应也快,但是身体没跟上。

喻“我合格了吗?”
叶“还行吧。”

一下午的教导说白了比较接近喻单方面被揍。但是喻的反应很好,有几次甚至提前判断出了叶的行动。

等到晚饭的时候。

喻“谢谢叶修前辈”
叶“叫我叶修就行。”
“你明天还来吗?”
喻“明天训练营有集训。”
叶“哦”

两个人这次是走小门出去的。

叶回去以后。
叶秋“你!又!跑去哪里了!”
叶“哎,这次是正事,哥去教人去了。”
叶秋“啊?”
叶“对了,帮我查个人,叫喻文州。”

叶在军队里还是有一定权限的。可以查个人资料。
但是叶秋查了喻的资料以后一直没说话。

叶“怎么了?”

喻的资料里,有关愿望的部分全部显示着权限不够。
叶秋“……你可别随便招惹……”
叶沉默了两秒,没说话。

但叶第二天还是去了训练场,当着所有训练生的面走到喻面前。
喻“叶修……?”
叶笑了笑“陪你练练”

结果一陪练最后陪练了一个周。每天叶都定点过来。
喻的实战能力不行但是战术,理论成绩都很高。

叶“你这偏科啊”
喻“所以还靠叶神教啊。”

叶递给喻一瓶水。
叶“降温。”
喻本来以为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结果接过水发现水是冰的。
叶刚刚那句使用了能力,把水降温了。

叶“喝吧”
喻“真羡慕你们这些愿望多的人。”
叶突然想起了喻档案上显示的权限不够。

喻“我的愿望不多。”
叶挥挥手“不用你还。”

喻“感觉有点浪费呢”
叶“总比用来杀人好。”
“全心全意的祈祷着谁的死亡,这不是挺奇怪的嘛。”

喻笑笑没说话。

叶“你们快选拔赛了吧,有信心吗。”
喻“总要试试。”

然后喻歪着头考虑了两秒“我请叶神吃饭吧。”
叶“哦?”

喻突然牵住了叶修的手,拉着叶往训练场外跑。“先下手为强”

叶楞了两秒,背后传来解散的哨声,一大群训练生不要命的往食堂冲。
叶“???!!”

没有抢饭经历的叶眼睁睁看着喻杀出重围抢了两份白斩鸡和其他两道菜出来。

叶“要是打仗的时候有这个气势……”
喻看了一眼叶“过来帮忙端着。”

叶觉得喻大概挺着急吃饭的,第一次这个态度。
就非常可爱了。

吃饭吃到一半,两个人就开始谈之后的选拔赛。
只有过了选拔赛才能正式入队。

叶“有想去的队伍吗?”
喻“还在想,至少要选一个风格适合的”
叶“跟我打个沙盘吧”
喻“嗯?”

叶就伸手把两个人的餐盘拼到一块。
筷子夹出一块菜,放到自己餐盘边缘。

叶“这是1000人。”
喻立刻就领会,也从自己盘子里夹菜摆。
两个人认真的夹着菜开始演练,直到食堂基本没人。

叶“算平局?”
喻“你胜一筹,就差一点。”
叶“嗯,可惜了。”
“对了,你这……捡出来的全是菜啊”

喻理所应当的“我不爱吃啊”
除了最后没东西可夹了,喻才用了个鸡翅膀做主将,其他全是菜。

叶“那麻烦喻文州小朋友把主将输给我?”
喻“……”
叶没忍住笑了出来“下次哥请你吃。”

最后叶还是吃了个鸡腿。

回去以后,叶秋“……你”
叶“我吃过了”把外套拖了往沙发上一扔,回头说“跟文州”
叶秋“???”想了半天之后走到叶修边上“你打算把人拉到嘉世?”

叶“人家还没定呢”
“而且蓝雨比较适合他的风格。”

叶秋“啧啧”
叶“啧啧啥?等他自己选。”
“他不会让我失望的。”

最后喻当然通过了选拔赛。
格斗成绩中游,战术成绩第一。

叶就一直在比赛场在等着,等喻出来的时候叶走过去像往常陪练结束之后一样递给喻一瓶水。
叶“怎么样?”
喻“感谢叶修前辈教导有方?”

叶“然后以身相许来嘉世?”
喻笑着摇摇头。
喻“我去蓝雨。”
叶“嗯,挺好的。”
喻突然恶作剧一样,眼睛闪闪发光的看着叶“红色太俗了。”
叶“……啊?”
喻“但叶神穿着好看。”
叶“真的假的。”
喻“夸你呢。”

喻去了蓝雨。
但是处境不算太好。其实大部分训练生对于喻挺不服气的,觉得都是因为叶,喻才过了选拔赛。
一直都有很多谣言。

叶秋都已经意识到叶表现的太亲密对喻来讲可能是个麻烦。也旁敲侧击过。
叶“放心吧,要是连这点事情都解决不了,他就不是喻文州了。”

虽然这么说,但是还是给喻发了消息。
叶“还好?”
喻“我在给蓝雨选一把剑。”

连着几天叶的心情都特别好,演练赛多过肩摔了好几个人的那种。

喻选的人当然是黄。
黄对喻是没什么偏见的。他是因为资质表现都很好,被破格提拔了。黄跟叶很熟,知道叶不是那种人。
所以对于叶看中的喻其实挺有兴趣的。

黄其实想找喻聊聊,但是他的蓝雨里,这种未来核心的位置其实不太好主动出面,但是喻主动来找黄了。

而且是直接约战,当着所有人的面。

黄这时候就已经认可喻了。挑战自己是这个时候喻能服众的最快最简洁的办法。当然黄也没有放水的打算,要打就要认认真真的打。

一局定胜负。

打到最后的时候,黄眼睛都是亮的。他看到了喻制造出很多机会,喻是在邀请,在等待一个能捕获到这些机会的人。

黄把剑插到地上,停下手问喻“你能做到吗?”

喻摇摇头“我不能,但是蓝雨可以。”

黄“那这次你赢了。”

两个人走出演练场。
其他人还不清楚结果,就看到黄站到了喻身边,然后黄向后退了一步,站到喻的身后。

喻文州赢了。

喻回到宿舍之后,躺在床上拿着通讯器想给叶发消息。
喻“想吃白斩鸡。”

叶秋“看什么呢?这么高兴。”
叶“文州赢了。”
叶秋“啊?”
叶“下午训练交给你啦”边说边往外跑,回头的时候特别得意的笑了一下“我请人家吃白斩鸡去。”
叶秋“你拿的我的饭卡!!!”

所有人入队三年后就分配到队伍所管辖的地方驻守,嘉世是在中央地区而蓝雨在南方。
两个人见面的机会少了很多。

所以每次一看到叶在食堂排队买菜。
其他人“蓝雨回来了。”
比联盟的会议表还准。

同时敌方的动作也越来越大。
双方都在互相试探,而最先爆发出冲突的,是蓝雨管辖的地区。

喻要忙着战术统领还要往返联盟基地做报告。
叶在一次会议后叫住了喻。
叶“我送你回去。”

喻点点头,跟叶一起回宿舍。
两人一路都没有说话,看着天一点点暗下去。

两个人在宿舍门口停下。
叶“你明天回去?”
喻“嗯。”

叶修笑了笑,掐灭了手里的烟。
阳光在他的身后融化消失,路灯准时的亮起照亮他们之间的距离。

他和喻文州隔着一道光。

对方依然在微笑着,嘴角的弧度熟悉又安心。

“哥给你下场雪吧”他说。

然后雪落了下来。
纯白的,肆无忌惮的。
雪在沉默里尖叫。

雪在路灯下泛着淡粉的金色,是夕阳留在世界的最后一边。“我喜欢。”喻文州说。
雪也喜欢,人也喜欢。

然后叶修走了过来。
他们身高相仿,拥抱的时候很适合交换一个吻。

“我又欠了一个愿望。”
“那就留着。”叶修在他耳边说“等我要的时候再还。”

第二天喻回了蓝雨驻地。
联盟这边依旧开会,会议上正式内容结束之后。
叶秋“还有……昨晚的那场雪……”
叶“我下的”

其他人“……”
方“咳咳,给谁的啊”
叶“文州啊”
方“啊?”
叶“你还认识第二个?”

所以等蓝雨刚出完任务回来,黄就被人叫走了。

方“黄少!你们蓝雨地里最好的白菜啊不是,你们最亲最可爱的队长被联盟最凶恶的猪,额,不,最凶恶的叶修给拱了。”
黄“??????”

第二天叶去食堂的时候发现联盟所有队伍的队员都在食堂,以喻为中心扩散分布。
叶“呦,在食堂演练队形啊?”端着饭特别自然的走到喻的对面,在众人的注视下安然入座。

喻“……我怎么没听说……我们蓝雨还有白菜呢。”
叶“是没有。要不当时让你来嘉世,好看的妹子都在这呢。”
喻“那叶神还来蓝雨选。”

叶伸筷子夹住了喻碗里的一块肉“指望喻队长给口肉呗”
结果喻抬手筷子一挑把叶要夹走的肉按住了。
叶“……”心里超紧张,偏偏喻还在那里一点点把他的筷子挑开。

叶“文……”
然后嘴里突然被喻喂了一块肉。

叶还在僵直状态中,喻笑眯眯的看着他。
然后补上了一句,喻“啊——”

就着一口肉,叶吃了一整碗的饭。
最后被黄拉去打了4场演练。

蓝雨的纷乱解决完后大概一个月,对方就全面开战了。

最后快要决战的时候连喻这种偏后方人员都上了前线。
而叶在战场上半失踪状态,喻靠着微弱的信号找到了受重伤的叶。

叶醒过来的时候,自己正躺在喻的膝盖上。喻脸上被划了一道正在流血。
叶抬手用拇指蹭掉血迹,想开口说话但是被喻阻止了。

叶“给你许愿呢”
喻笑了一下“可惜我的愿望不多。”
叶“又不让你还。”

喻看着叶。
喻很小声的说“就两个。”
“一个给世界,一个给你。”
“足够了。”

叶突然感觉特别慌。

喻“你要活下去,叶修。”
“战/争会结束的。”

叶挣扎着想抱住喻,但是昏了过去。在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基地的临时医院里。

叶“文州呢?”
王“……他……还活着。”

但只是还活着。
愿望耗尽了就会死,维持住性命已经是奇迹。
没有人知道喻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叶秋“他只有两个愿望。两个……很强的愿望。”
叶“……嗯”
然后叶坐在喻的床边,看着喻“都说了不要你还,你看你也还不上”
“要不下辈子都留给我还债吧”
“喻文州。”

叶又回到了前线。

喻的愿望开始一点点发挥作用。
它没有直接带来胜利,但是像是蝶翼带起了气旋一样,微妙的局势的改变扩大成机会。

最终王牌决战的时候
叶“抱歉啊”
“有人说过我不会死的,而且那个人,还等着我打完仗回去——”

给完最后一击后
叶“不是结婚”
“哥还没求婚呢。”

回去之后,叶就是半退役状态,每天守在喻身边。每句话都是在许愿,祈祷着喻醒过来。
叶还学着自己做了一枚戒指,做好了带过来给喻。

叶“你要是再不醒……我就直接给你带上了。”
喻还是静静的躺着。

叶笑了笑,抬起喻的手,刚把戒指放到喻的手边,喻突然动了一下,手落了下来刚好套进戒指里。

叶“文,文州?!”
喻“……”
喻活动了一下手指感觉好像有东西。

叶“有哪里不舒服吗?!”
喻“这个……?”

叶突然怂了。

喻“……感觉……好像错过了什么呢。”
叶“没有”
“……”
“嫁给我,喻文州。”

喻一挣扎要起身,叶赶紧凑过去扶着他然后被喻顺势抓住了领口。
喻亲了叶一口。

喻“我答应了。”

因为喻醒过来所以接到了仪器警报匆匆赶过来还在门外的众人“……”

END

评论(1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