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时差

我爱你

段子x3

*又是段子系列,给自己除除草

1.
“所以说,喜欢这种感情未必是件好事呢🎵”趴在地毯上的猫抬起头看着自己的手,抬起爪子用软乎乎的肉垫蹭蹭对方的裤腿全当回应。
“有在听我说话吗?巧克力先生。”天祥院抱起胖成团的猫,把它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您好像又胖了呢。”

猫很没底气的从喉咙里咕噜了几声,懒懒的放软了身体。

“所谓喜欢这种东西啊……很容易跟占有牵扯到一起吧。但是被喜欢会觉得高兴,被占有的话,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呢。”
天祥院捋着猫耳后的绒毛慢慢说到。
“可是喜欢一个人,还是会想独占他的吧。希望他对自己微笑,而看到他跟别人交流……也许他会为此困扰的吧”

“喵”猫不满回过头,舔了舔天祥院的手腕,示意他继续给自己顺毛。
“这大概就是吃醋吗……”天祥院总结到。“哦呀,巧克力先生,请不要啃我的手指。”

天祥院捏了捏猫的肚子“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太喜欢了。”
“我真的很喜欢——”

“喵!”巧克力突然叫了起来,笨拙的摇晃着圆滚滚的身体,向天祥院身后挪去。

天祥院转过头,在他身后,日日树正抱着胳膊倚靠在门框上,此时被发现了,愉快的向天祥院眨了下眼。
“🎵”

“……”天祥院默默扭过头,举起猫跟对方鼻尖对鼻尖“所以说,巧克力先生,您该管理一下自己对小鱼干的喜爱了。”

“您的体重严重超标了。”天祥院认真的说。

“唔咪……”巧克力嫌弃的用肉垫拍了拍天祥院的脸。

“您在对巧克力进行教育吗🎵”日日树笑着走了过来。
“……当然,不觉得这孩子胖过头了吗”天祥院故作镇定的回答到“也许该让它跟涉的鸽子一起锻炼了呢。”

“飞行练习吗🎵”日日树绕到天祥院面前,牵起了他的手“让人感到amazing程度的好主意。”

“嗯🎵”天祥院点点头。

巧克力不满的叫了一声,从天祥院的膝盖上跳下来,一溜烟的跑到了床边,窜了上去。

“而且英智说的是对的”日日树凑在他的耳边低声说到“太过喜欢的话确实会感到困扰呢🎵”

巧克力看了看扔在天祥院扔在床上的手机,突然亮起的屏幕显示它收到了短信。
“羽风薰:还不来学校吗?今天联合练习的时候,日日树下意识叫了三次你的名字哦。”

巧克力伸出爪子,把手机塞到枕头下面。
然后满意的舔了舔毛。
就当是为了小鱼干,它想,罚你晚一点看到短信吧。
喵🎵

2.人类涉x人鱼英
水从身边划过,细密的气泡随着动作泛起,肺部的空气被挤压而出,耳朵在水压的冲击下响起隐约的轰鸣。
——再快一点。

夕阳在海面上燃烧着,明亮的光融化倾淌而下。
——要来不急了。

天祥院匆匆的游上海面,又潜回水中。
他很少有需要这样快速游动的时候,在确认了岸边的身影之后,累的几乎想先沉到水底休息一下。

但是不行。

天祥院深吸一口气,吐出几个泡泡平复着紊乱的呼吸,然后小心的向着浅水处游去。

像是注意到了天祥院的靠近,坐在岸边废弃木船上的日日树抬起了头。
现在已经过了日日树的戏剧练习时间——那也是他平常与天祥院见面的时间。

日日树放下手里的书,海面上只露出天祥院奶金色的头发在缓缓移动着。
他脱下鞋子,挽起裤腿,赤脚踩在沙滩上,一步步走进海水里。

天祥院又吐出一串气泡,上浮露出眼睛看着日日树走了过来。

海水已经没过了日日树的膝盖,再走下去对人类来讲有些危险,但是对于人鱼来讲,海水的深度还远远不够。
毕竟没有人鱼喜欢让自己的尾巴蹭满沙子和泥土。

天祥院犹豫着,斜着身体滚到了浅滩上,半搁浅的人鱼默默挣扎着翘起尾巴,双手支撑着身体。

像是对这个场景感到愉快一般,日日树笑了起来,伸出手揉了揉人鱼柔软的金发。和人鱼不同,人类的手干燥而温暖。天祥院下意识的蹭了下对方的手心,然后得到了日日树捏脸的回赠。

“🎵”日日树伏下身抱起了他的人鱼。

天祥院眼疾手快的揪住了他从肩头滑落的头发,防止它沾到海水,然后邀功似的把头发别到了日日树耳后。

“您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日日树笑着问。天祥院眨眨眼回应他,一脸的无辜。

“新宪法从前天开始实行,里面对于诱拐人鱼的惩罚力度好像又加大了”
“我现在大概连保/释金也交不起吧🎵”

人鱼摇了摇头,揪了揪日日树的衣领然后突然翻身脱离了日日树的怀抱。

浅海少有大型的贝类,天祥院挨个敲响了蚌壳。一个蚌乖乖打开了缝隙,露出里面的珍珠。

“乖孩子🎵”天祥院摸摸蚌壳,然后转身游回了海面之上,自觉滚进了日日树的怀里。

“珍珠吗?🎵”
人鱼晃了晃尾巴,拍出一片水花。
“那现在有保/释金了呢。”日日树满意的点点头,抱着天祥院回到岸上。

“🎵”天祥院伸出手比划着沙滩上的鞋和书,探出身子努力的去够。
“哦呀?您能够到吗?”像应对索求玩具的小孩子一样,日日树微微半蹲,顺应着天祥院的动作。

人鱼犹豫了一下,把珍珠放到齿间衔着。尾巴尖探到书的底下,轻巧的把它挑了上来,又伸手勾到了鞋子。

“好的,那么现在,回家吧🎵”
人鱼满意的靠在日日树怀里,跟着对方回了家。

安置人鱼的场所理所应当的选在了浴室。
对人类设施感到好奇的人鱼按着开关结果不小心放出了热水。
“嗯……需要往水里加点盐吗?海水?听起来像在煮汤呢🎵”这样说着的日日树被人鱼不重不轻的敲了一下。

被喷出的热水吓到的人鱼抱着尾巴坐在浴缸里,侧着头专心的看着日日树。
——真可爱呢,皇帝陛下。

“所以说,这听起来真是个好故事。”听完了日日树长篇大论的朔间零瞥了一眼他的朋友,饱含同情的看着他手里的纸张“你的作业都是在浴室里写的?在哪?马桶上?你会得痔……”

“我有放下马桶盖”日日树及时打断了朔间的诅咒“而且我把床搬过去了。”

“在浴室里建个家,好主意。”朔间说到“但你多少也注意点,这份发言可是要在人鱼王子的继任礼上说的。”

“我知道🎵”日日树随意的回答到,手里摆弄着蓝色的薄片——前些天天祥院褪下的鳞片“可是王子在我家浴室里。”

“所以说……”
“……哎?”

3.
“您很在意那边吗?”像是注意到天祥院英智略显频繁的张望一样,对方抿了抿嘴唇终于开了口。“据说是藤先生带来的人。”
“嗯?”天祥院抬起头,扫了一眼站在自己对面的人。他从一进来时就被对方搭了话——大概是哪个家族的小少爷,对着自己说话的时候还有些紧张。

天祥院没有与他交流的兴趣,只是应付性的回几句话,注意力却始终落在别处。

“是位漂亮的女士呢。”没有收到预期中的热切反应,对方又快速的补充到,眼神慌张的在天祥院和远处的某人身上游离着,想把话题继续下去。

再无视下去的话就像在欺负小孩子一样,天祥院晃着手里的酒杯,指尖沿着杯壁划过酒液勾出的痕迹。

而且自己好像把在意表现的太明显了。

他轻轻笑了起来。
“还有其他消息吗?”

终于等到期望的回应,对方刻意的咳嗽几声才按耐住急切的语调慢慢说到“听说姓名是日日树涉。”

“哦呀?”天祥院举起杯,杯沿抹平了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介意我先离开一下吗?”

“当然不。”对面的小少爷挑起眉,尽力用着平静的语气开着玩笑“祝成功。”

天祥院点点头,从端着托盘的侍者手中取下一杯新酒,然后走了过去——走向那个从一开始就吸引了他几乎全部注意力的人。

穿着白色长裙的少女站在舞池边缘,银色的长发简单束起后挽到一边。来搭讪的人络绎不绝但显然无一成功,剩下的仍不死心的几人在天祥院走过来时,也识趣的道别退开。

“晚上好。”天祥院举起酒杯示意。
“晚上好🎵”少女紫色的眼睛眯起,流露出柔软的笑意。
就像日暮时的云,厚重又轻盈,被天地撕扯着淋上层叠的颜色。

“一杯酒,换您的姓名。”不容对方拒绝,天祥院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微笑着将酒杯倒置。

对这孩子气的举动感到愉快一般,对方轻轻晃动着头,头上的发饰随之一起跳动着。“日日树涉🎵”

“……好名字”天祥院说着伸出了手,手心向下,像等待着属下宣誓的君主而非将要邀舞的绅士。

日日树伸出了手,将天祥院的手容纳在手心。
“您生气了吗?”

日日树笑着伏下身亲吻他的手背,嘴唇擦过指节下滑到指尖。

“我怎么会生涉的气🎵”天祥院回答道“但是涉,轻易说出口的,可不该是真名🎵”

评论(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