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时差

众生皆苦,我是甜的,我还有毒。

远暮之歌

*原创角色第一人称注意

绿色的藤蔓交错着,属于植物的气味从断口处随汁液一同蔓延出来,受到了惊吓的萤火虫杂乱的飞舞而出。

我握紧了手中的匕首。
手心渗出了汗液,但还没有到影响挥舞匕首的程度。

没关系的,至少到现在为止一切都还顺利。我深吸一口气,继续挥动匕首斩断拦路的藤蔓。

眼前美丽的景象完全无法让我放松下来。
看似无害的植物可能是毒草,温顺的动物可能是在外界早已绝迹的珍禽,生命与死亡并存的美丽之地——La Vita,这里是属于精灵的禁地,是孕育生命的源泉。
而只有这里,才会诞生出我此行的目的,传说中能治愈疾病,甚至令人起死回生的药草——月见。

潜入比想象还要顺利,月亮也在渐渐升起,按照现在的速度,在午夜之时我刚好能到达生命之湖。
到达湖畔摘取月见草,然后顺利离开,这当然是最好的结局。
不需要战斗,不需要逃亡,摘取月见的代价仅仅是修理修理树林中碍事的杂草。

那最坏的结局呢?
就算早已预料到了,但我还是忍不住叹息起来。
最坏的结局,也不过是死在这里。

而事情总是不尽如人意的。

眼前不知何时投下一片阴影。我弓着身紧紧的攥住匕首小心的向后退去,在确认拉开足够远的距离之后,才抬起身,看着出现在我面前的生物。

“晚上好☆”像是毫不在意我所展露出来的敌意一般,对方突然打起了招呼。
“……晚上好。”那么现在……收起匕首然后向对方解释自己不过是误入了森林拿着匕首也只是为了防身,这样劣拙的说辞,能不能保下自己的一条小命呢?从面前的美丽的精灵手里。

神明所赐的月见草当然要由神明所垂爱的生物守护。
能死在这样美丽的精灵手里也算是一种好运吧。

我轻轻的转动着匕首。
精灵擅长元素魔法,在充斥着生命之力的
La Vita里与精灵远程战斗,只是看着就会让人生出“啊真是个自杀的好念头”这种想法。
有办法近身吗?
被神明眷顾的生物不屑于偷袭,对于谎言和恶意也应该不会太擅长,如果能够近身然后一击必杀的话……

“今天可不是月见草绽放的时机哦☆”精灵先生又一次做出了令人惊讶的发言。

不,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相信的啊精灵先生。在心中默默反驳的我清了清嗓子,打算与看起来没有杀意精灵先生好好的交谈一翻。当然,如果交谈过程中能找到下手的机会,那就更好了。

“那个……”
“满月之日延迟了。”

嗯?
像是为了说服我一样,精灵打断了我的话“其实预定的时间是今天哦,但是出现了点意外,所以推迟到了明天。”
“就算是现在也能看出来今晚的月亮并不是满月吧。”
“生命真是充满amazing呢🎵”

面对着突然莫名兴奋起来的精灵,我一时竟找不到合适的回答。

而精灵显然没有意识到我的困窘,在自顾自的大发感慨之后,他又向我做出了难以置信的邀请“所以说要不要先跟我回去,毕竟要到明天月见草才会绽放。”

……这家伙真的是精灵吗?那对尖尖的耳朵真的不是假的?伪装的?

“请不要担心,我对和人类相处可是很有经验的🎵”

什么经验……怎样漂亮干脆的把对方灭口吗?
总觉得自己好像遇到了比战斗还要棘手的情况。我放低了重心,预备着随时冲出——或者逃跑。

令人摸不透的敌人更加可怕,眼前的家伙显然不能用通常的精灵标准来衡量。

“感谢您的好意,但是……”
“日日树涉☆”
“嗯……?”
“我的名字。”精灵突然向前走了几步主动拉近了我们间的的距离,然后对着我伸出了手。
“自我介绍是人类打招呼的基本方式,没错吧🎵”

友好,对人类的认知十分微妙,性格怪异的精灵日日树涉对我再次发出了邀请“您可以先跟我回去,毕竟现在就算去了月见草也没有采摘的价值。”
“只有满月下的月见草才有奇妙的功效。这可是大陆通用的常识☆”

他笑了起来,银色的长发像是获得了实体的月光一样在风中飘动着。

“……请叫我见川。”我把匕首插回腰间又偷偷将一把袖剑收在手中。

日日树先生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转身示意我跟上。

我——一个入侵了精灵圣地的人类在精灵的引导下走向精灵的住所,并且邀请还是对方主动发出的。
这还真是……
如果用日日树先生的发言来讲,这大概就是amazing吧。

“我与人类相处过很久,事实上我跟一个人类共同生活过。”像是为了消除我的紧张感一样,日日树先生开口说到“人类是非常可爱的生物。”

“您的爱人?”可能是看过太多的地摊文学作品,我几乎下意识的想起了无数精灵与人类的爱情故事,只是不知道自己还没有活着离开然后回到家中老老实实看完续集的运气。

日日树先生扭过头看了我一眼,眼中带着些许探寻“也许吧🎵精灵和人类对爱情的定义似乎有一点差别。”
“但他大概会很开心吧,听到有人这么说。”

日日树先生用满是怀念的语气说着,像是已经想象到对方会露出怎样可爱的表情,精灵的双眼露出温柔的光芒。

“……愿自然之神庇佑他。”我轻声说到。
与精灵漫长的一生相比人类的寿命实在太过短暂,用着那样的语气来诉说着的对象,多半已经……

“他并不信仰自然之神。”仿佛在纠正着什么错误一样,日日树先生认真的说到。

不信仰自然之神,而与精灵成为密友的人类?对此感到诧异的我立刻改了口“那愿我们伟大的皇帝陛下庇佑他。”

似乎没有料到我会选择这样的对象,日日树先生沉默了几秒然后大笑起来“是的,愿我们的陛下庇佑一切!”

他当然知道我所说的陛下是谁。
那不会是现任的皇帝陛下,他精明能干却远不到能庇护人类的程度。
我说的是那位大人,最初夺得皇帝之名的人类——天祥院英智,他给予了人类未来与梦想。

“真好呢,被信仰被爱戴着。”像是自言自语一样日日树先生轻声说着“皇帝陛下。”

在之后的漫长沉默中,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因为有日日树先生在,沿途的生物不仅没有攻击甚至还主动与我亲近起来。
真不愧是被神明爱着的生物呢,圣洁的精灵。

我这样感叹着,跟着日日树先生走进了面前的木屋。
应该怎么说呢,如果一定要我给木屋里的摆设做一个评价的话,那我大概会说“很有说服力”吧。

是的,这是间很有说服力的房间,让人毫不犹豫的相信日日树先生确实与一位人类相识许久。
屋里的摆设很多,这种多实在很难用语言来描述。
并不是没有下脚的地方,甚至所有物件都摆放的整整齐齐,但是,风格各异,造型独特,大大小小的东西容纳在一个屋子给人的视觉冲击真的非常强烈。

面对着这样的屋子我几乎感到了一丝眩晕。

“这都是他送给我的🎵”愉快的哼着歌的日日树先生带着我走进房间。
“您的朋友……眼光非常的……”我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才给出自己的评价“独特。”

我似乎理解了两位能成为朋友的原因。

日日树先生指了指一个房间“您今晚可以在那里休息。”
“……谢谢。”

我环视着房间,像在打量摆设一样绕过日日树先生,然后推开那间房间的门。不要把背后留给你无法完全的信任的人,这可是生存的准则。
有了之前的房间做铺垫,这一间给我的冲击便小了许多。

房间里依旧摆放着各种摆件。
日日树先生似乎没有跟过来的意思,我关上门,随意的拿起一件东西左右翻看着。

小巧但是做工精致,看起来就价格不菲。而这种东西满满的装满了好几个房间。
这还真是……对穷人残忍的打击呢。

唔……也许放弃月见草改成顺几个东西回去?感觉也不错嘛……

我轻轻的摩挲着上面烙金的文印——屋里的所有摆设都有些相同的印记。
啊啊是的,如果有办法带出去的话,这些东西,一定会有个好价钱的。

我把自己扔在床上,摊开四肢。
愿意为了信仰,大义献出生命的人都是傻子,我一直如此坚定的相信着。
没有什么事情比自己的生命更宝贵,但是……人总是有想犯傻的的时候。

请庇佑您的子民啊,我们的,人类的王。
我这样祈祷着,然后陷入了梦境。

早上,我在一片嘈杂中醒来。
我拿起藏在枕头下的袖剑,悄悄走出了房间。
屋子的门大开着,精灵美丽的身影浸润在一片阳光之下。

日日树先生扎起了头发,长长的马尾随着他的动作轻快的跳动着。

“早上好,日日树先生。”我抓住腰带和上面的匕首,做出一副不太优雅的整理姿势来。
“哦呀,早上好🎵”

日日树先生打了个招呼,又转过身去。
我走出门口,精灵的面前停着一只高大的白鹿。
这确实是个美好的场景,如果忽略掉鹿角上巨大的水桶。

日日树先生取下水桶,亲昵的摸了摸白鹿的头。
“今天是大扫除的时间🎵”

我看着传说一尘不染的精灵熟练的拿起抹布在水桶里清洗着。
大概是从昨天开始受到的惊吓太多,对于这幅画面我竟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
“……需要我帮忙吗?”
我走了过去,有些别扭的拿起抹布。

日日树先生笑着看着我。
“嗯……精灵是元素的朋友,书上都是这么说的。”
我看着他的眼睛,让自己的说法显得更真诚一点“我以为您会直接召唤水流来解决这种……小事。”

“劳动对身体有好处”日日树先生轻松的说着。

“嗯……很适合精灵的说法。”
“嗯哼?”

像是感到好奇一样,日日树先生停下脚步,饶有兴趣的看着我。

“人类很少会有这种念头。”我说到。

“可人类很勤劳。”

“是的……但是,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艰难的拎着水桶,想把它放到更方便来回清洗抹布的地方。
“您看。”我喘着粗气,活动着被勒痛的手“这对您是很轻松的事情,但是对我来讲”我耸了耸肩“这个桶太沉了。”

“人类很弱小。”
“我们缺少魔法的天赋,没有强大的体魄。”
“我们只有自己。”
“所以人类如果不更加努力的话,这片大陆上,将没有人类的生存之地。”

“可现在你们已经有了生存之地。”日日树先生突然放低了声音“你们还在索求更多。”

我将袖剑的锋芒隐藏在抹布之下,默默绷紧了脊背“那是无数人类的先驱通过流血通过战斗得来的。”
“我们有了力量,所以想要生存的更好,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事实上,其他生物也是这么做的,不是吗?”

精灵摇了摇头“你的想法跟他一点也不像。”

“嗯?”

“如果是他的话,大概不会说这么多。”
日日树先生笑了起来“因为他想要他需要,所以他去拿,如果他们不给,那就只有抢过来。”

“您的朋友……?”
“嗯🎵”

我叹了一口气。
日日树先生转过身专心的开始擦拭屋子的玻璃“您看起来好像轻松了好多。”

“是的,因为您接受他的想法并且跟他成为了朋友,而他的想法比我过激的多,所以我们应该不会为此起冲突。”
“而我打不过您。”
我无奈的说到。

精灵愉快的笑着,指了指另一边的窗户。

我拿着抹布走了过去,接受了来自精灵的委托。

“……您爱着您的朋友吗?”
擦完半边窗户之后,我主动挑起了话题。

日日树先生像是没有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思考了一会之后才回答到“我喜欢他。”

“喜欢和爱是不同的。”我把抹布糊到玻璃上,看着没有拧干的水沿着玻璃滴淌下来。

您爱着您的朋友吗?
请告诉我啊……日日树先生。
因为这,是很重要的事情。

屋子并不大,两个人收拾起来很快。一个上午我们就整理好了全部的东西。

中午,日日树先生主动准备了午饭。

“您的手艺很好。”我看着眼前的食物。
是普通的人类家里常见的饭菜,味道说不上好但绝对不坏。

“我有时候会做饭给他吃。”日日树先生突然说到。“虽然身体不好但他确很喜欢肉食呢。”

“挑食可不是个好习惯。”我回答。
“是的🎵为此他也收到了很多说教。”

精灵眨了眨眼睛,接着说到“我们可以在下午出发,到达生命之湖,然后等着月见草开放,那可是非常美丽的场景☆”

我沉默的嚼着饭,忍不住思考起来我们的对话是不是跳跃的有点太快。

但这显然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毕竟,我的目的就是月见草。

“嗯。”我把最后一口饭扒拉到嘴里“需要我帮忙收拾吗?”

“不用。”日日树先生收拾起碗筷“我想你大概需要准备一下。”
“祝你好运🎵”

是的,我想我现在确实需要一点运气。
我回到房间,拿出自己的匕首轻轻比划着。这是我最信任的武器。

“请庇护您的子民,我伟大的人类的皇。”我轻声自语着,将匕首向空气中狠狠划下。

冲动往往意味着死亡,而人总有不理智的时候。

我将匕首别在腰间,然后走了出去。

“你可以再休息一会。”对于我短暂的准备时间,日日树先生似乎并不感到惊奇。

“不,不用了。我可不想错过月见草的绽放。”
“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吗?日日树先生。”

精灵抬起了头,这是我才看见他手里拿了一个八音盒。已经毁坏了的,无法歌唱的八音盒。

“当然🎵”

“……您爱着您的朋友吗?”
“用人类的标准来讲,我爱着他。”

日日树先生站起身,小心的把八音盒收起来,然后走了出去。
他走的很快,我有些狼狈的跟在他后面时不时小跑来缩短我们间的距离。

这不是我们来时的路——我在沿途做下了标记,划痕和刻意踢到明显部位的石子。
他带着我在森林里打转,在La Vita,精灵的圣地里。

精灵似乎想走过这里的每寸土地,无数珍奇的生物从森林中冒出迎接精灵的到来。

在这样随意的闲逛之下,就算出发的很早,等到达生命之湖的时候也已经是傍晚。

像我这种没什么魔法天赋的都感觉到了一股纯粹的孕育生命滋养着万物的气息。

于是我抽出了匕首——在日日树先生的身后。
我没有时间再去犹豫了。
这个动作我做过上千遍,握着我的匕首就像呼吸一样自然。
这是把漂亮的匕首,我很喜欢它。

我把它架在了日日树先生的脖子上。
而他没有躲开。

“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吗?”
精灵像是早已预料到了一切,他背对着我没有说话,我看到了他点头的动作。

“……您爱着您的朋友……爱着我们……的皇帝吗?”我的手突然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我感觉自己的声音开始哽咽,这让我不得不匆忙我说出自己想说的一切“您屋子里的摆设,全都有着皇族的烙印。而与精灵交往的皇族……”

精灵似乎在微笑,他转过了身,紧贴他脖子的匕首在皮肤上留下一道血痕,有血珠渗了出来。
精灵的血液也是红色的,跟人类没什么两样。

“是的,我爱他。”

我连握紧匕首的力量都要失去了。
“可您没有救他……为什么?!为什么?!”
“如果是您的话,是精灵,是看守生命之湖的白精灵的话!”

“因为白精灵不问世事。”日日树先生微笑了起来。“我没有权利去救他。”

“可您已经选择了他。”
“您在说谎。”我把匕首向下压了压,希望这毫无意义的举动能逼迫对方说出自己的真心话。

“我们的皇帝陛下。”
“他驱逐了吸血鬼,所以人类获得的阳光。”
“他流放了人偶师,所以人类不再是奴隶。”
“他流放了人鱼,所以人类拥有了自己的土地和水源。”
“他打败了龙,所以人类取得了魔法的奥秘。”
“我们开始耕作。”
“我们开始变强。”
我低声的诵读着人类中口口相传的传奇。

我仿佛回到了很久之前,老师的话语渐渐在我耳边响起。
他说“皇帝陛下为人类取得了生存的一切。”
他说“皇帝陛下是人类的救赎。”
他说“可是皇帝陛下没有得到一个足够健康的身体。”
他说“可是皇帝陛下的盟友最后背叛了他。”

那是我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觉到人类的悲伤与仇恨。
我还记得我的手是怎样因愤怒和无力而颤抖,就像此时一样。

我们都知道,那不是皇帝陛下的盟友,那是皇帝陛下的爱人。
皇帝陛下爱上了精灵,看守生命之湖的,美丽圣洁的白精灵。
他带走了精灵。

精灵陪伴他到最后——直到皇帝陛下战死的那场战役。
据说皇帝陛下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
据说精灵一直守在他身边,直到他死去。
据说精灵本可以救皇帝陛下,可他没有。

“为什么?”
“为什么精灵不救救皇帝陛下?!”
老师的回答与日日树先生的声音忽的重合起来“因为白精灵不问世事。”
“因为神明的宠儿,一但沾染世俗便会堕落。他将不再享有神明的偏爱与庇护。”

面对我的无力质问,日日树先生缓缓说到“他是被爱戴着的真是太好了。”
“英智他有跟我说过后世的的学者们,大概会把他描述为暴君吧。”

英智——天祥院英智,我们的皇帝。
他的名字被如此随意的呼唤着。

“请不要这样!!!”我徒劳的大吼着,力量从身体里极速的流逝。
“您知道我是为了什么而来吗?”

“月见草。”日日树先生回答的很快“遇见我大概只是个意外而已。”

“我是个赏金猎人。您听说过的吧,拿钱办事的那种。”
“我这次接了一个委托,如果能完成的话,酬金足够我安稳的过一辈子。”
“委托是摘采月见草。”
“您知道……这些月见草是为了谁采的吗?”

我讽刺的笑了起来“是为了宫中那些大人物,那些家伙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到,但却享受着一切,甚至想得到更长的寿命。”

我扔掉了匕首,我最爱的武器此时已经无法发挥作用。
然后我走上前,抓住了日日树先生的衣领。
“请答应我啊……既然您没有将月见草……给予我们的皇帝陛下,既然您没有救他,那就……不要救任何人。”
“杀了我,告诉所有人,这是禁地,是精灵守护的地方。”
“皇帝陛下得不到的祝福,其他人更没有资格享有。”
“拜托您了……求您了……”
“日日树涉,我们的皇帝的爱人啊……”

我讨厌傻子,我不是狂信徒,我清楚没有什么东西比性命更重要。
但是,那是皇帝陛下,那是人类的信仰。在人类被神明遗忘的岁月,他的名字是人类最后的勇气。

所以求求你,日日树先生,请守护皇帝陛下,请守护天祥院英智。

“好呀。”像是哄劝着哭泣的孩子一样,日日树先生温柔的回答到。
“为了我们的皇帝陛下。”
“为了我的英智。”

我绝望却又无比安心的闭上双眼,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像是为了回应这份虔诚一样,一片沉寂过后,天地间突然绽放出耀眼的白光。


“我们的皇帝陛下。”
“他驱逐了吸血鬼,所以人类获得的阳光。”
“他流放了人偶师,所以人类不再是奴隶。”
“他流放了人鱼,所以人类拥有了自己的土地和水源。”
“他打败了龙,所以人类取得了魔法的奥秘。”
“我们开始耕作。”
“我们开始变强。”

可皇帝陛下爱上了精灵,看守生命之湖的,美丽圣洁的白精灵。
他带走了精灵。

精灵陪伴他到最后——直到皇帝陛下战死的那场战役。
据说皇帝陛下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
据说精灵一直守在他身边,直到他死去。
据说精灵本可以救皇帝陛下,可他没有。

“为什么?”
“因为白精灵不问世事。”
“因为神明的宠儿,一但沾染世俗便会堕落。他将不再享有神明的偏爱与庇护。”

但是这个故事,还有另一个结局。

在那个结局里,精灵伸出了援手。
因为那是他所爱的人,所以他要救皇帝陛下。
可是皇帝陛下拒绝了他。
“我的涉。”
皇帝陛下呼唤着他。
皇帝陛下爱上了精灵,圣洁美丽的宛如神明的精灵。所以他带走了精灵。

“回去吧。”
回到你应在的神圣之地,回到一切生命的源泉,继续无忧无虑的为这世界歌唱吧。

“我爱你。”
但是我要死了,别救我,别因为我而堕落,涉如果因我而沾染污秽的话……

所以让我死掉吧,反正只是迟早的事情,让我最后最后任性一回,只要我死掉了,涉就可以回去了,回到La Vita。
只要有一瞬间,涉愿意为了祝福我而歌唱的话,那么……就足够了。

呐,涉,在我死了之后,为我歌唱吧。

皇帝陛下离开了。
这真是美好的结局啊,精灵想着,因为自己直到最后都在皇帝陛下面前保持着纯白的姿态。

可我无法为您献歌了。
堕落的精灵无法献上祝福了。

就像不再爱着世界的精灵,已经没有资格继续作为白精灵而存在了。
皇帝陛下把精灵的爱,带走了。

但是,“我的孩子啊,我依然眷顾着你”神明如此说到“我允许你回去,用永生的追忆和痛苦来洗去自己的污秽。”

精灵回到了La Vita。
他独自生活着,守着皇帝陛下留下的一切。
直到一天,直到很久很久之后。
La Vita来了一个访客,来了一个为了月见草而来的,人类的窃贼。

人类,是弱小而美丽的生物。
就像那个时时准备着杀掉自己的人类,最后却请求着自己杀掉他。
啊啊……有多久没有听到英智的名字了呢?
啊啊……如果知道自己是被如此喜爱着,英智一定会很开心吧。

精灵微笑着,思考起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要怎么做呢?
要怎么解决呢?
人类无止境的欲望和渴求。

那就毁掉吧,如果想要的东西消失了,那么就不会再有人追求它了。

精灵的周身扩散出耀眼的白光,那就毁掉吧,自己也好La Vita也好。

在这极速变化的时代,对所谓圣地的坚守还有多少意义呢?
为了利益,为了爱,为了仇恨。
神明没有权利阻挡自己的造物去书写属于自己的故事。

所以,让我燃尽吧,在最后一刻,维持着纯白的姿态燃烧殆尽。

而这段故事,在后世的史书,将被描绘成背弃了皇帝陛下的白精灵最终追随着皇帝陛下而去。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吗?
也许吧。

但我还记得,在一切消亡之后,精灵逸散而成的光屑。
那是我所见过的最美丽的场景——就像我所坚信着,那些光屑,一定是引领着精灵到达皇帝陛下身边的银河。

END

感谢阅读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