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时差

众生皆苦,我是甜的,我还有毒。

交换游戏


在醒来之前先感到了光。
窗帘好像没有拉上,他想。

呼吸很平稳,气体平滑的走过气管,进入肺部带给身体生存的实感。有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几秒又消失。

他试着睁开眼又快速闭上。在光暗的数次转换中他依稀看清了房间的全貌。

这确实是个起床的好方法,因为他立刻睡意全无——这不是他的房间。

书桌,衣柜,床紧靠着窗户,地上堆放着零散的物件。

他坐起身,头皮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按在床上的手掌下压着几根头发,一缕银色的长发随着他探看的动作从肩头滑落。
他并非这样的发色也不曾留过这样的长发。
这样他想起了自己的队友。

在看到镜子呈现的画面后,暧昧的猜测变成了现实。
紫色的眼睛,银色的长发。
“小丑”站在镜子前困惑的看着自己。

这是日日树涉。
这是日日树涉的身体。
可“他”是天祥院英智。

也许是涉的魔术也说不定。

面对着这般不可思议的情景,梦之咲的皇帝陛下迅速恢复了冷静。
如果,自己在涉的身体里。那么,现在自己身体里……是谁?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灰暗的屏幕亮起,来电显示的姓名,是“英智”。

日日树醒来的比天祥院更早一些。
他用了一段时间将身体从隔夜的寒冷怠倦中拉扯出来,心脏杂乱的跳动着,像是对日日树小小的警告。

洁白的墙壁,样式夸张的灯盏,大而空旷的房间。
日日树试探性的蜷曲手指,在确认了身体已经恢复了足够支撑他活动的力量后,他离开了柔软的床铺来到了镜子前。

奶金色的短发,蓝色的眼睛。
“amaz——”日日树习惯性的发出一声高昂的感慨,情感裹挟着肺部的气体一同涌出。日日树立刻咳嗽起来,镜中映出“他”微微泛红的眼角。

他回到床上,将刚刚赤裸踏于双足重新塞回被中回复温度——他没有让英智因此生病的打算。

日日树拿起天祥院的手机。
世界是充满amazing的,就像融化了的黏糊糊的糖浆,带着无法预知的味道拉扯出绵长的丝线,就像突如其来的身体交换,就像道化师作好了与皇帝留下的迷题战斗的准备,却发现皇帝陛下没有留下那道题——天祥院的手机没有设置密码。

“……🎵”
锁屏是粉丝制作的应援图,金色的队徽,背景是散落的羽毛。而屏保,却是一张抓拍。光线不是很好,图像有一点模糊,在性能极好的屏幕的映衬下几乎虚化成一团色块。

图像很模糊但日日树却认出了它,因为这张图片的主角,是他。

奇人曾沉溺于戏剧,举办的演唱会屈指可数。没有宣传,没有特意准备的服装与舞台。随机散播的爱与惊喜被皇帝陛下偷偷的捕捉,留存在手机里。

发酸的饱胀热感忽的从脚心涌起没至半身。属于天祥院的身体无声的控诉着。
可是皇帝不会落泪。
可惜皇帝不会落泪。

“希望没有打扰到英智🎵”日日树将一通电话打给了自己。

“早上好🎵”
“早上好,涉。”

自己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隔着时间与空间弥散在耳边。
涉平常所听到的,自己的声音原来是这样的吗?

就算有再多疑惑与不解,先与对方见面都变成了唯一的选择。

“跟管家问好,过来的话直接告诉司机涉家里的地址。”天祥院回忆着自己的日常
“还有……”

“嗯哼……🎵”日日树愉快的回应着。

“帮我带一点早饭。”天祥院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尽管日日树的身体没有传达饥饿的感觉,但他也不会忽视最基本的需求。

两人简单的交换了信息。

天祥院放下手机,屏幕不甘的亮着随后熄灭。锁屏是一张风景图,旷野之中,银河和云朵肆意的流转排布。
虽然好奇屏保图案但却没达到一定要看到的程度。

他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日日树的长发上。
他很喜欢日日树的长发,可这不意味着他有办法打理好它。

也许可以拜托头发自己编起来或者——或者拜托鸽子们。

天祥院打开了窗户。
先前在床边探头探脑时不时轻啄玻璃的精灵们涌入房间。
帮忙打理头发大概不行,但是从衣橱里翻找出校服却没有任何问题。

天祥院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

这是日日树的日常
这是天祥院的日常
而现在他们共享彼此。
这是上天的玩笑,但也是馈赠。

日日树到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门前的垫子下有备用钥匙,所以他没有敲门。
鸽子先一步察觉到了他的到来,欢快的飞舞着,翅膀扇出小小的气旋。而已经穿戴梳洗好的天祥院坐在床边,对头发做最后的努力。

日日树走了过去,将手中的早饭递给天祥院,然后接过对方手中的梳子,将头发束成了马尾——这样更有利于行动。

“要去学校吗?”日日树的动作很轻,被扯到头发确实是很痛,他对此深有体会,但天祥院表现的很平静。

“转校生说有一个企划。”天祥院想了想补充到“rabits的”

“处理完了之后我会去找英智的。”
日日树转到天祥院面前,打量着自己的“作品”,自己梳头和帮别人手感上相差很大,尽管他很快就适应了这份差异。

“……”

日日树说他会去找天祥院。仿佛默认了两人将要分开行动一般。

因为3B有零和奏汰
因为处理完企划就要离开
因为让皇帝陛下饰演小丑似乎不是个好主意
因为
以一个足够健康的身体行动,对天祥院来讲,有莫大的诱惑力。

所以日日树自然的提出了要求和许诺
“我会去找你的。”

我会去找你,我会找到你。
而在我到来之前,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

天祥院的犹豫没有持续很久。
他相信日日树有办法处理好企划。
他也想偷偷放纵这份双方都心知肚明的私心。

这是身体交换,这也是不可多得的,奇迹。

日日树来到了校园,将随从们甩在校门之外,他孤身一人。
天祥院走上街道,有鸽子落在他肩膀,骄傲的挺起雪白的胸脯,像小小的护卫。

企划已经放在了桌面,用笔小心的压住了边角。
城市从角落里醒来,在日光中生长。

他向着“他”的同班同学问好,收到了零落的回复和刻意的无视。
他向着素不相识的行人微笑,看着人流熙攘擦肩一如一尾逆行于世界的鱼。

企划书有点问题,所以他起身前往3B去寻找可爱的兔之王商议。右手君因为活动没有来上课,掩藏身份比想象中的容易很多。
路边贩卖的食物看起来很好吃,所以他买了一份,鸽子咕咕的叫着,凑过头。广场上的孩子看起来玩的很开心,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来共享此刻的欢愉。

没有办法像英智一样考虑各种利益,但只是简单的修改还是没有问题。
没有办法像涉一样熟练的表演魔术,但只是折纸来哄孩子们开心却也可以做到。

日日树在走进3B教室的时候看到了空荡荡的座位——他自己的。翘课成了习惯,连老师也不再特别费心。

但天祥院英智的身体不这么觉得。
它觉得不甘心,它觉得难过。
它不会难过,可它记得天祥院的所有难过。

用笔标出了需要修改的地方,做出了明天再谈的许诺。日日树离开了3B的教室。

他想皇帝陛下的身体似乎不是很喜欢自己,而这不是个好现象。
他的胸口很疼。

他应该去找到天祥院。
他必须找到天祥院。

天祥院坐在广场的长椅上,有小孩子怯怯的凑过来。
他认出了那个孩子。
对方刚刚从自己手里兴奋的抢走了叠好的纸飞机而此时却拿着纸飞机走回来,犹豫着不敢靠近他。

他向孩子招了招手。
“对不起”小孩子扑到他怀里道歉,小小的手握住他的,轻轻展露出天祥院的手心。
“会不会很疼?”小孩子看起来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天祥院看到了纸飞机边缘一条细微的血线,也看到了自己手心一条伤痕。

他看到了伤口,他没有感觉到。

“不疼哦”天祥院揉了揉孩子的头。

感觉不到疼痛,是因为被保护着。

就算粗暴的对待了头发也没有感到过分的疼痛,就算受了伤也没有察觉到。
小丑不知何时说出的就算依赖我也是可以的话语被身体悄悄的记下了。
天祥院感觉不到疼痛,他感觉很好,可他的胸口似乎在疼。

天祥院要找到日日树。
天祥院去寻找日日树。

日日树行动的很辛苦,他没有办法肆意的奔跑,只能尽全力的疾走,在小跑与走之间来回切换。
天祥院前行的很轻松,他在街道上奔跑,双脚稳稳的落在地面上奔跑。他想自己在见到涉的时候也许可以喊一句“amazing”他想自己这样一口气跑到学校的话大概会很狼狈。可他觉得自己——自己的身体会喜欢这种狼狈,热气球很便捷可它太高太飘忽不定。

就算相向而行也不要紧,一直一直前进的话,绕过地球一圈一样可以遇见彼此。

视线中出现了熟悉的身影。
世界在他身后颠倒融合倒转。
世界上有72亿人,
而我与你相遇,
这是何等的——

“amazing~🎵”

END
520快乐www

评论(10)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