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时差

我爱你

天祥院英智有一只猫。
天祥院英智遇见过一只猫。
猫的名字是日日树涉,天祥院英智起的名字。
猫可以叫日日树当然也可以不叫。
天祥院英智有很多理由让它叫这个名字,比如它是和奇人的入队函一同到来的,比如它有银白色的毛发紫色的眼睛,比如猫是自由的,而不可思议的奇人也是。
但天祥院也可以一个理由都不用,他想让猫叫这个日日树,猫就是这个名字。

他在一个下午,在学生会室里遇到了猫——闲适的卧在学生会长的桌子上,懒洋洋的向天祥院晃动着尾巴。

猫的身下,有信。
漂亮的话题字,写着奇人的名字。有人送了自己一只名叫涉的猫,天祥院的脑海里莫名撞进一个想法。

但不是这样的。

信是奇人的入队函,莽撞的击碎了“英智君槽”的入队函。
猫听不懂人话,猫不懂人类的事情,猫看着天祥院被赶来的保健室医生带走。猫悄悄的藏起了信封——令天祥院家的小少爷心率过速的元凶。

天祥院在被带走的时候,看到了猫的,紫色的眼睛。

再见到猫是三天后,溜进了屋子,跳到自己的手边,用白软的爪子去抓果干。
梦之咲的学生会长索性把偷懒行为进一步扩大,关上了正在修改的文件转而搜索起了猫能否吃果干的问题。
“你不能吃这个。”猫又把头探向茶杯。
“茶也不能喝。”这次天祥院没有再搜索,而猫若无其事的叫了一声,把脑袋整个塞进皇帝的茶杯里。

猫不喜欢猫粮,对它而言猫粮的吸引力还不如天祥院的手指。温热的粗糙的舌头,白色的柔软毛发,猫越过放在手心的猫粮,轻轻咬着天祥院的指尖。
希望它不会尝到医院的味道,天祥院曾这样祈祷过。

猫喜欢天祥院,日日树涉喜欢天祥院。
皇帝陛下很满意自己给猫起的名字。

猫甚至给天祥院带来了饼干作为回赠,小小的一块,除了猫的牙印外没有沾上其他东西。
猫抬头看着天祥院,尾巴一下下敲着桌面,似乎并不介意他掰下印有猫的牙印的一角后才吃下饼干。
天祥院看着猫,蓝色的,看着紫色的眼睛。像冰川看着天空,冰川触摸不到天空,但却留下了天空的一切倒影。

猫不需要主人,可人想留下猫。
天祥院英智想留下日日树涉。

“涉。”天祥院呼唤猫的名字,由他赋予的猫的名字。
声音的频率,呼吸的节奏,心脏的跳动,能传递吗?传递到了吧,猫的耳朵微微转动着。那涉呢?无所不能的奇人的耳朵有没有稍微接受到学生会里的呼唤。

“想给自由的你套上枷锁,我是不是太过傲慢了。”

猫听着天祥院的自言自语把剩下的一角饼干推给了天祥院。
“我并不是因为饼干不够吃而难过哦。”

猫摇着尾巴,在天祥院热爱说教的青梅竹马推门进来前,轻巧的溜走了。

“……敬人,fine的演出已经确定了。”

天祥院再没有看到猫。

fine的演出在三天后,服装也好舞台也好,都在天祥院家财力的支持下完美的准备好了。
只要乖乖的站上舞台,再拼命的演出的话,是不是连未曾与队友一同练习过的不足都可以掩盖呢。

有粉丝在欢呼着。

啊啊,是的,就是这样的,应该是这样的。

站在梦之咲顶点的,病弱的强大的,代表终结的——终结了过去的皇帝陛下。
站在梦之咲顶点的,不可逾越的,其意为终结的fine。

在舞台上再怎样漂亮的逞强,在台下也溃败的露出疲态了,但那又怎样呢?夜莺不死掉的话,就没有办法歌唱着染红玫瑰了。

天祥院英智有一只猫。
天祥院英智遇到过一只猫。
天祥院英智想起了一只猫,他突发奇想的决定呼唤猫的名字。

“涉。”

fine的新成员走了过来。

“是猫的名字哦。”突然找回了微笑的力气,所以用愉快的语气说着。就算是涉也会犯错啊,掉入皇帝陛下小小的陷阱。

蓝色的,望着紫色的眼睛。就像冰川望着天空。如果触摸不到的话,就断裂掉吧,崩裂也好,沉没也好,滑到倒映着天空的海里。
然后溶解吧,化掉,成为颗粒成为分子,跟着风走,拼命挣扎的话,也是有一点触摸到天空的机会吧。

“您给它起了那样的名字吗🎵”
“涉认识那孩子?”

日日树认识日日树。
天祥院认识日日树。
日日树喜欢日日树。
天祥院喜欢日日树。
可爱的,名字的戏法与玩笑。

如果不拴住的话,两个会不会都离开呢🎵
那么……

“那是我的猫。”日日树凑得更近一点“但它很喜欢您🎵”
“所以它现在也是您的了。”
“毕竟没有人会阻止一份爱 ☆”

“日日树涉是属于天祥院英智的了。”

如果不拴住的话,也有留下的可能。

那么
直到英智厌倦为止/直到涉打算离开为止
请和我一起携手走向人间。

END

“虽然并不介意,但英智不会把我们叫混吗☆”
“涉🎵”
“嗯🎵”/“喵。”

发自内心赞美光叔,我还在担心我cp怎么谈谈恋爱,结果他们都结婚了,哦他们真好(光速去世

评论(9)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