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时差

众生皆苦,我是甜的,我还有毒。

花束

这是一个糟糕的,奇妙的现象。
站在床边的天祥院英智如此总结到。作为一个从出生时,就不得不接受自己必须时刻与死神共舞的事实的人,在早晨起床时,发现自己从物理意义上的,可描述的脱离了自己的身体,以近乎幽灵的状态注视着自己仍安稳的躺着的身体,他很自然的想到了死亡。
迟早要到来的死亡,将夺走他一切的死亡,与他暧昧的纠缠到几乎要成为名为天祥院英智的构成中的一部分的死亡。死亡是无痛的。
黑色的浪潮卷走了一切,他站在床边,用不可思议的冷静注视着一切——而这份冷静拯救了他。床上的,属于天祥院的身体,还在轻轻的起伏——那是象征着生命的呼吸。
他小心的靠近自己的身体,掀开被子进一步确认了来自生命的活动。在更进一步,更长时间的平静后,他才意识自己刚刚触摸到了被子,此时双脚正稳稳的站在地上,而不是浮在空中。

没有办法触碰到有生命的东西至少无法触摸自己的身体,但是可以接触无生命的东西。梦之咲的皇帝整理着自己所获取的有限的信息。他甚至向空中跳了一下,以确定自己确实没有获得漂浮或者飞行的能力。
这有点可惜。天祥院对着空旷房间模仿着来自自己队友的感叹“amazing☆”

而这句感叹显然没有转换成人类能接受到的信号。因为刚刚敲门走进来的管家径直走向了还躺在床上的自家少爷。
“您要迟到了。”管家恭敬的提醒。
天祥院的身体当然没有办法给他任何回应。像想到什么可怕的可能之后,忠诚的管家颤抖着伸出手测试着自家少爷的鼻息。

自己果然还是活着的,天祥院想。管家流露出的困惑表情让他确认了自己的判断。

更大声的呼唤和摇晃依然没有叫醒沉睡的人,管家拨打了医院的电话,向为天祥院家服务的医生求助。
“你忘记帮我向学校请假了。”天祥院说着无法被听到的建议。
救护车来的很快,他趁乱挤到了车上,然后坐在自己身体的边上。看着医生做些常规检查——他很少有在完全清醒的时候看着这些检查的机会。

“很奇怪的现象,我想,可能是因为他太累了。您要知道睡眠是人体自我恢复的一种措施。”
“是的,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我想我们能做的只有让他休息一会儿。”医生向着管家,和他看不见的天祥院做着汇报。

检查也没有问题,自己也无法简单的回到身体里,身体已经被安置到医院了,有许多人看护着。天祥院总结着现在的情况,要怎么办?接下来要做点什么?
他在医院里走动,看着或慌张或平静的人们穿过自己继续前行。
他离开了医院。

要去学校吗?不常出门的皇帝有点迷失方向,这个样子可没有办法向别人询问啊,会变成都市传说的。他思考着,看着熟悉的突然出现小小“天使”落到自己面前。
“早上好,玛利亚。”他认出了这只鸽子。日日树涉有很多只鸽子,他还没有办法全部准确的分辨出。
但这孩子是个例外,它很喜欢天祥院,甚至经常抛下自己的主人来找天祥院。
那孩子翅膀上还有一块墨迹,是它冲向天祥院时打翻了墨水瓶而留下的,所以天祥院记住了他。

“早上好。”天祥院又重复了一遍,鸽子跟人类总归是不同的,也许它们能看见我,他想到。

“咕咕咕”名叫玛利亚的鸽子展开翅膀飞到他脚边轻轻啄着他的裤腿。
不仅能看到还能触摸到,天祥院蹲下身体抚摸着玛利亚柔软的羽毛。
“是涉让你们出来的吗?”其他鸽子也凑过来向他展示自己嘴中叼着的小小花朵。

“很漂亮。”他赞美到“那么……能拜托你们带我去见涉吗?”
玛利亚咕咕的叫着,绕着天祥院飞了几圈,然后像是意识到天祥院与往常不同一般,落到他肩头,用爪子抓住天祥院的衣服。
天祥院的双脚缓缓离开地面。

“据说灵魂的重量只有7克~🎵”天祥院看着脚下掠过的建筑。他已经远远的看到了校园。
玛利亚欢快的叫着像在回答他,其他鸽子围绕在玛利亚旁边,像是皇帝陛下的小小护卫队。

“啊啊欢迎回来~🎵”日日树向着回来的鸽子们打着招呼。乖巧的鸽子们纷纷将自己嘴中的花朵送到自己主人的手中。
“玛利亚小姐☆,您是将自己的花朵偷偷送给皇帝陛下了吗?”日日树看着什么都没带回的玛利亚“真是可爱的爱意,amazing☆”

“好了,玛利亚,把我放下来吧。”还悬浮在空中的天祥院扭过头对着抓着自己的鸽子说到。
玛利亚咕咕的叫着,像是在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哦,怎么了玛利亚🎵”
“等等!”
欢快的小丑和慌张皇帝同时出声。
“哦呀?”日日树吃惊的看着自己的怀里。
天祥院则惊讶的看着眼前的日日树。

生气了的玛利亚直接把皇帝陛下扔到了小丑的怀里,而令人惊讶的是,无法触摸到他人的皇帝陛下却能接触到小丑。

一定是因为涉是无所不能的魔术师吧,还在走神的皇帝陛下被日日树突如其来的抚摸唤回了意识。

“……”日日树像是在确认怀里的存在一般仔细摸索着“……英智?”
天祥院轻轻握住日日树还在自己身上游走的手。

“amazing☆,您是从哪里的魔法学院得到了隐身衣吗?”惊讶的小丑仔细感受着书写在自己手心里的字。

——不,情况有点麻烦

天祥院犹豫着该怎么表述

——今天晚上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离开了身体。

皇帝抬起头,等着小丑的回应。
“……涉?”

融化的断裂的冰层,轰然崩塌的冰山,绷的太紧以致挣开的绳索,降下的帷幕后演员疲惫的丑态,被抽走丝线的在钢丝上行走的小丑,紫色的双眼里无法倒映出的皇帝的影子。

“…那么…您的身体还好吗”日光在日日树的脸上打上沉默的阴影。

——我还活着。指尖在手心快速划动着传递着讯息。

皇帝发出了无法被听到的呼唤,在一旁盘旋着的玛利亚俯冲过来用尖尖的喙啄着自己主人的手——紧紧的掐握住天祥院上臂的左手。
日日树收紧了右手将天祥院传递着信息的手指一同握紧。

“这真是个好消息。”他抬起头重新对着天祥院笑了起来“amazing”

“看起来您现在遇到了一点问题,您的日日树涉随时准备为您效力”
玛利亚站在天祥院的肩头不满的鸣叫。
“哦可爱的小姐,我完全理解你对英智的喜爱,但事实上——凭空漂浮的鸽子,这看起来更像个美妙的魔术。”

天祥院轻轻捏了下日日树的手。
“我们似乎需要别人的帮助,啊问问零,我的友人,怎么样☆,也许吸血鬼会给出有用的回答。”

“往这边走,英智。现在是下课时间,可能又会其他人撞到你。”
——没关系,我碰不到涉之外的人
“……我的荣幸🎵”

两个人很快来到了轻音部的门口。
“嗯哼~看来我们需要一点小小技巧把零叫醒。”
不可思议的奇人还没来的及施展技巧就看到面前沉重的棺枢被打开。被唤醒的吸血鬼缓缓坐起。
“嗯……?”
“早上好,旧友,要看魔术表演吗?”日日树愉快的微笑着。

于是被唤醒的吸血鬼看着巨大的木板在空中漂浮缓缓落下,用于留下便条的纸笔,凭空移到他面前,书写出熟悉的字迹。

“不……就算是吾辈也没听说过这种事情呢。”零看着面前漂浮的纸条。
“但是肯定会有解决的办法”吸血鬼笃定的说“就像所有公主都会被王子吻醒,也许你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契机。”

“……🎵”
两人离开了轻音部,日日树看着身边漂浮的纸条,天祥院显然陷入了沉思,手中的笔一下下敲打着纸条却迟迟没有落笔。

——涉有兴趣拜访天祥院家吗?
“当然☆,去一切的开始之地寻找契机,好主意。”日日树愉快的眨着眼“您觉得给同学送作业这个理由如何。”
天祥院挥了手里的纸条,把它全部塞进日日树的口袋里,然后拽着日日树的衣角指挥着他把学生会里的茶叶用严实黑袋子装起来。

——先坐车到路口,之后的路需要步行。
天祥院在日日树的手心里写下路线。

——玛利亚它们也跟过来了,真令人妒忌啊,那孩子很喜欢英智呢
看着逐渐显露出轮廓的天祥院家的庄园,日日树反过来握住了天祥院的手
——真是了不起的建筑。

日日树按响了门铃。
出乎意料的,天祥院家的佣人没有过多询问就为日日树打开了大门。

“欢迎,日日树先生。”回到天祥院宅主持工作的管家出来迎接。
“很抱歉,但少爷现在并不在这里。”
“嗯哼~那真是遗憾,请问我可以去英智的房间吗?”日日树摇了摇手中的袋子“有些东西需要转交给他。”

“当然,请往这边走。”
日日树轻轻的在空气中捞了一把,把英智的手攥在手中。
——进展顺利。

“少爷的房间是这里。”管家恭敬的打开房间,“那么不打扰您了。”房门被关上,一切顺利的令人惊喜。

日日树绕着房间里那张大的夸张的床转了几圈,随后把注意力放到一旁的书架上。

amazing☆,日日树看着眼前数量庞大的藏书。
书架分成了三层,上层和下层尽是些少见的晦涩难懂的书籍,而中间,他的目光——英智的目光都可以平视的地方却摆满了各种精心收藏的录像。

“有想到什么吗?皇帝陛下”日日树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录像。房间里就有播放机,想看的话应该随时都可以。
纸条从口袋里慢慢飘出。

天祥院思考着来自吸血鬼的启示。

契机——什么是契机?

未来,笑容,改革,转校而来的制作人,追随者,来自奇人的入队申请,清洗,失望,入学,憧憬。

一切的起点是对偶像的敬仰,一切发生的地方是梦之咲。
为什么是梦之咲?
因为希望获得天祥院家的资金的校长向着天祥院的公子献上了梦之咲建校以来获得了最高入学分数的表演视频。
所以是梦之咲。
所以是日日树涉。

“英智?”日日树看着浮在空中的纸条。
毫无征兆的,纸条向他背后飘去。
皇帝紧紧抱住他的小丑,下一秒钟,一切的触感消失了。小丑的怀里只是空无一物的气体。

“英智?!”
窗外的鸽群层层盘旋飞起。
像要揭示什么启示一般,同纸条一同落地的还有从书架中掉出的录像带。

几次捡起又掉落,播放机平稳的运转着,将一段日日树自己都将要遗忘的表演视频展示给他。

“抱歉。”日日树找到还在忙碌的管家“但我可以去看看英智吗?”

天祥院安静的躺在病房里。
管家默许了他们的独处,尽职尽责的站在门外,透过窗户注视着病房里。

“也许零说得是对的。”小丑慢慢靠近他的皇帝。
“所有公主都会被王子吻醒。”
“当然☆”
“我不是王子,只是一介小丑。”
“啊,不过您也不是公主,所以就算是小丑的亲吻也有尝试价值。”
“……🎵”

他悄悄的靠近天祥院的耳边
“……假如我们没有相遇”
梦之咲的皇帝睁开了眼睛。

“……amazing”小丑小声的微笑着说到“您是我遇见的奇迹。”

皇帝看向窗外,尽职的管家默默转过身,严肃的挺直了腰板。而一边的窗外,跟随而来的玛利亚受伤般的叫着,把口中的花束委屈的放到窗台上。

“我们现在可以接吻了吗🎵”
“只要您愿意☆”

END

想,想k同好qwq



评论(6)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