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时差

我爱你

难自忘

*抱歉拖了这么久
*不谈相声谈恋爱?

“不打个招呼吗,小人鱼?”
“你……是谁。”
——————————————————
格洛克G37
4.5英寸的口径,枪身偏大,后坐力较小是相当适合初学者使用的枪/械。
但是……
周泽楷看着远处几乎无损的靶子,困惑的皱起了眉。
距离叶修把喻文州交给他们已经过去了两周,严格来讲,喻文州的表现相当优异。除了……枪。

“嘛……只有枪/械这块有问题……”叶修敲了敲桌子目光重新转向屏幕“格洛克?”
“恩。初学者应该蛮适合用这个的”黄少天顺势接过话茬“不过其他方面他倒是表现的挺不错,哎,之前那次我跟他打差点被他带到水里,仗着恢复能力硬扛攻击去封锁对方的路线还挺聪明的,可惜……”
“看来你们相处的挺不错的?”叶修及时打断了黄少天的长篇大论。
“恩,还好。”王杰希不等黄少天开口就接到“你这次回来……?”
叶修推过摆在桌子上的一叠资料“稍微处理了一下,剩下的交给少天,可以吗?”
黄少天点点头,拿过资料卷成筒状攥在手里。
“还有那条人鱼我就先借走了,你们觉得……”叶修顿了一下“哪里比较适合去玩?”

“商场。”一旁端着手机补剧的苏沐橙突然笑盈盈的说到“还能加强交流能力呢,我可以带他去。”
“你要想去的话跟云秀一起去,注意安全。”叶修头都没抬一下。
“游乐园。”这是王杰希的提议
“公园也行啊。”张佳乐补充。
最后倒是一直在看喻文州的训练监控始终未做声的韩文清蹦出一句话“水族馆。”

还在议论的众人瞬间沉默,半响黄少天开口“哎不是,我说老韩,你想水族馆里的动物人鱼都应该见过吧,万一再来几条鱼控诉生活不好他不得把水族馆拆了。”

张新杰推了一下眼镜反驳到“人鱼在食物链中是上层存在,其他海洋生物跟他们应该不会有太多交流,你也不会很在意食物的感受吧,而且水族馆里还有热带和淡水鱼类,企鹅和北极熊也不在他活动的海域内。海洋环境中他也会更放松些,我到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哎,那你觉得他跟北极熊打谁能赢?”张佳乐扭头问身旁的王杰希。
“文州,他能思考。”王杰希居然认真的回答了他的问题。

“啪啪”叶修拍了拍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
“想不想去问问就好,”叶修轻轻一笑“事情就交给你们,办的漂亮点。”
“碰了不该碰的东西,是要付出代价的。”

周泽楷轻轻扶住喻文州的手重新举枪对准靶子。
“向下。”他说,将枪/口向下压了压。

25米胸靶环,喻文州擦边打了个6环。
“怎么?”周泽楷问。这一枪明显分心了。

喻文州转过头看着门口“有人。”
“被发现了?”叶修笑着走了进来,随手在一旁的桌子上摸了一把准备的枪扔了过去“斑蝰蛇。不用那么谨慎,少天没跟你诉苦?他没那么容易受伤。”
喻文州接过叶修扔来的枪,抬手对着靶子按下扳机。

“九环。”叶修随意的鼓了两下掌,扭头看着周泽楷“人借我用下。”
周泽楷点点头,退后几步把喻文州让出。
“去水族馆吗?”叶修问
“我能拒绝吗?”喻文州又开了一枪。
“当然……不能。”叶修一脸可惜的回道。
“……”喻文州扭头看着周泽楷,周泽楷倒是已经安静退到一边去整理残局。

“走吧。”他对叶修说。

叶修扣上安全带,喻文州在副驾上安静的坐着,“感觉怎么样,能习惯吗?”
喻文州“嗯”了一声

叶修到不在意他的态度,拿出手机搜出了水族馆的百科递给他“会用?”
“玩过小周的。”喻文州接过手机慢慢滑动屏幕。

工作日的上班时间,路上的车不多,叶修放了一首纯音乐,气氛倒是相当悠闲。
“字能看懂多少?”
“差不多。”
叶修没深究差不多的概念,“看到了?”
“嗯?”喻文州显然没跟上叶修的思路。
“练字本。”
“嗯……练了我的名字。”喻文州想起自己翻来练字本看到的叶修留下的字的诧异,没由来的,他觉得这五个字会是自己和叶修的名字,后来拿着本子问了王杰希得到了对方肯定的回答。
叶修笑了笑“我去了新杰那一趟,桌子报了但是……我可不记得我签过报销的单子啊。”

喻文州手上动作顿了一下,半响才接到“那只能说明你记性不好。”
“哦?”
喻文州侧过头。用于厮杀猎物的双手握起笔来并不轻松,他的字体偏圆规规矩矩的,偏偏叶修喻文州五个字是照着叶修的笔迹练起来的,张扬潇洒的要命。那天张新杰带他去体检时看到他练的字,拉着他代签了报销的单据。
尽管知道桌子是被自己的鳞片割开的,喻文州也没多少负罪感,反正都是叶修的错这点他倒是跟张新杰达成了共识。

叶修伸手换了音乐,从纯音乐变成了人声,喻文州认真的听着歌词,一遍循环之后叶修才开口“《美人鱼》,这是歌名。不过歌词跟童话的剧情不太一样”他顿了顿又说“跟水族馆里的人鱼表演也不太一样。”

“嗯……”喻文州把屏幕按灭,上下打量叶修一番,一手拽着叶修牛仔裤的口袋一手把手机塞了进去。
叶修挑眉看他了一眼,两人就这样保持沉默直到车驶到了水族馆。

所幸来得人不多,叶修排队去买票,喻文州乖乖的跟在他身后但目光却已经被检票口后的大水族箱所吸引。
买完票的叶修还不等招呼就被对方抢了票甩在身后。
“这是什么?”叶修研究了半天没找到介绍。
“anling。”
“……那用人类的叫法,这是什么?”叶修马上反应过来,凑到喻文州耳边小声问到。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白鲸。”不等叶修再发问他又补充到“那边的小女孩嚷嚷半天了。”

叶修笑笑。
喻文州扭过头不理他,轻轻将手放在玻璃上。白鲸发出欢快而尖锐的鸣叫,顺畅的在水中穿梭着来到他的面前,仿佛要亲吻他一般,用前颚轻轻触碰着他手心所在的位置。
他将前额贴在玻璃上,光线透过水,近乎流动的撒在他的身上。箱中的几只白鲸有序的从他面前贴着水族箱的边缘一圈圈游过。

一旁的小孩子惊喜的叫着,拍打着水箱。

能够……驱使吗?叶修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画面。
对方嘴唇开合,他试图读出对方的话但无论怎样组合都不是人类常用的语序。

解读无果叶修也不纠结于此,转身去摊位买了两瓶水,等着喻文州跟白鲸交流完。

“好了?”叶修问。他刚刚研究完票上的人鱼表演和海豚表演的时间,如果喻文州每个展馆都待这么长时间那他们大概能赶上明天的表演——如果晚上不被赶出去的话。
“嗯。”喻文州扫了一眼海豚立牌装饰的摊位“然后?”
“走这边。”叶修指了个方向在前面带路。

粗壮的树根状台子上摆放着巨大的水缸。
背景灯光特意选择了红色来衬托,数量密集的鱼在缸中混乱无序的游着,暗灰色的鳞片和过小的身躯让人难以把它们跟食人鱼这个称呼相联系。
看到有人过来,一旁的工作人员立刻推销自己面前的鱼食。
“想喂吗?”叶修凑到正在研究介绍牌的喻文州耳边问了一句。
喻文州没回答,却不着痕迹拽了下叶修,让他挡在自己和工作人员之间。

叶修随意向前迈了一步,装作观察鱼的样子,还不等他弄明白这人想做什么,鱼缸里的鱼就开始疯狂的逃逸,有的撞到玻璃发出嘭的声响,有的直接越出水面想要逃脱。
叶修尴尬的冲工作人员笑笑,一脸“自己走太近吓到鱼”的抱歉,手在身后轻轻拍了下喻文州。

“走吧。”喻文州一拽他衣角,自己走到了前面。
水族馆的第一部分是热带展馆,喻文州没怎么停留就走了过去。
当然对于这些无辜的展鱼来讲这可能是他们鱼生最糟糕的经历。

都掉鳞了啊……叶修一边感叹一边打量着喻文州刚走过的鱼缸。
从安逸的游动到疯狂的挣扎再到恢复,这一切发生在喻文州经过的短短几秒间。
艳丽的鳞片在水中缓缓下落,喻文州倒是不知为何露出了一脸可惜的表情。

叶修啧啧了两声,跟在喻文州身后慢悠悠的晃悠。
前面的拐角处是一座木桥,桥下一群黑白天鹅正悠然的梳理着羽毛。
喻文州停了脚步,等着叶修走上木桥“有硬币吗?”

水池底部铺满了硬币,亮闪闪的发着光。池中央是一只蟾蜍雕像,张着嘴里面隐约落了几个硬币。
“往嘴里扔,招财的。”叶修掏出刚刚买水时找零的硬币递给喻文州。
喻文州拿了一个,然后轻轻蜷起叶修的手指握住掌心剩余的硬币示意他也来。
“要比?”叶修笑着问到。

喻文州点头,退后两步给叶修让出地方。
叶修颠了颠手中的硬币,夹在指尖横着手甩了出去。
第一下擦着蟾蜍的身子飞过落到天鹅群中,吓得天鹅群四散开来,一只黑色的天鹅慌张的摇晃着身子走进水池里游到桥下。
第二下准确的落入了蟾蜍的嘴里身后的喻文州轻轻鼓了下掌。
叶修侧身让开位置,“来?”
喻文州环顾下四周,那只游到桥下的黑天鹅又游了出来在两人的身边打转。

喻文州俯下身子,探出手,天鹅乖巧的游到他手边蹭了蹭他。
硬币被放到了天鹅的嘴颚上,天鹅慢慢的游到蟾蜍前,头探到蟾蜍嘴里,一低头,硬币准确的落入。

“你这算作弊吧。”叶修看着他。
喻文州无辜而开心的笑了起来,“不算哦。”

能沟通的对象不限于鱼类,根据热带鱼的反应对被沟通方的智力有一定要求。
……真的是为了报恩吗?

叶修拍拍他的肩膀“走吧,这次算你赢喽。”

tbc

*短更一发,人鱼的存在真的蛮bug的(。)

评论(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