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时差

杂食动物

一块糖

文州生日快乐!!!要跟少天一起好好过生日哦。

“黄少”宋晓拿笔捅捅自己的新同位,“老师来了。”
“哦……”黄少天把视线从窗外移开扫了一眼教室的对角默默把头转回来,手探进桌洞上下点数摸出一本书来扔在桌面,然后又陷入了沉默。
“唉……”仅隔一条过道目睹全程的郑轩摇摇头以示同情。

  完成调位大业的班主任踩着高跟鞋噔噔噔走进教室扫视一眼成果,抬手敲敲黑板随后开始上课。
  黄少天一手支着头一手抓过书,跟着老师的指示翻着书页,数学课的时光总是有大半贡献给了题目。教室只有笔尖在纸面上摩擦的窸窣声,偶尔响起一声叹息和桌椅的吱呀声。
  黄少天又扭头看了一眼教室对侧,将演算本——喻文州给他准备的,不然他的演算会出没于题目边或者随手撕下的稿纸上——的最后一页的底边折起,用拇指沿着折痕狠刮几下,然后展开,边用手指按着边将纸撕下。
他将纸摆在摊开的数学书上,咬咬笔头,开始写“啊啊,文州老师她太讨厌啦,居然把我们调开”他犹豫一下,将纸一下一下叠成极小的方块,轻轻团起。抬头看一眼老师,又如法炮制的撕下一块纸来。
他自己到没有这么麻烦的习惯,不过喻文州到是有点轻微的强迫症,字要是写的太满,估计文州会换纸而且……
一旁的宋晓默默叹气,继续做题。
“烦”这次的纸上只有一个字。
他把纸叠好,捅捅宋晓“给文州”他小声说。
宋晓接过纸条,看了一眼正在低头看书的老师,将纸条用力一扔。“郑轩,纸!地上,在地上,那边!”他用笔指指地上的一团白色,用气音向郑轩大喊。
  郑轩向后一仰身子捞起纸条,宋晓比划着喻文州的位置。“老师”黄少天猛得戳了一下他的腰侧,宋晓刷的一下坐直,带着椅子一声巨响。“咳咳咳”迎着老师探究的目光宋晓剧烈的咳嗽起来。
  郑轩攥紧手中的纸条,装作无事的样子翻页,在桌下戳戳同桌的于锋“嗯?”于锋微微侧头,郑轩两指夹着纸条送过去。低头对着书说“黄少的,给……”话没说完于锋就捏过纸条,趁老师的注意力还在宋晓那边,将纸条顺手扔给隔着过道的在右后方的喻文州。
“怎么”待于锋做完这一系列动作,转头看郑轩一脸欲言又止“哦……黄少给的嘛,错啦?”“没”郑轩转头看书,又伸手去拉于锋的书看第7题的答案。
喻文州调整一下坐姿,将按着书页的左手移到笔袋前,将叠起的纸条掀开一角,右手依旧握着笔写下在心中预先证明好的步骤。
他小心的把纸条摊开,微微移手将纸条带到面前。
“烦”纸条上只有一个字。
他偏头看了一眼教室左侧——没调位前他的位置,正巧对上了四处张望的黄少天,“烦”对方隐约比了个口型。
他一笑,在纸条上写下了回话“要认真听课啊”

他戳戳前桌的李远“给你们黄少”他压低声音,指头捏着纸条贴着李远的后背,面上还认认真真的读题。
半响李远从下伸过一只手,贴着喻文州的桌子前沿,在空气中胡乱抓了几下,握住了纸条顺势直接丢给了于锋——的脚下。
李远按按笔头发出咔吧咔吧的声响,于锋在桌下比了个ok的手势。抬眼看着老师,然后用脚,用鞋尖踩着纸条默默的推向郑轩那边。
如果忽略黄少天和郑轩不满——尽管原因不同的眼神和站起身来的老师,一切还是蛮顺利的。
“前10题应该做完了吧”老师环视教室。
郑轩趴在桌上,向下猛得一捞把纸条捡起。
“郑轩!”
郑轩蹭的一下站起来
“前10题做完了吗?”
“呃……第10题只列式了,数还没算出来”
“把前9题答案对下”老师拿起书。
郑轩看了一眼黄少天,两手撑着桌子,攥着手心的纸条,低头念着书上的答案。
一旁的于锋把自己的书向他推了推。
“好,先停一下,这道题……”在老师转身作图的空隙,黄少天猛得咳嗽了几声。郑轩扭头看着于锋的答案,手底下把纸条拆了。
朕看一眼,他向黄少天比口型,获得中指一枚。
“烦”
“要认真听课啊”
妈的,7个字搞那么大阵仗哦,而且这字数不对是不是反过来了哦。郑轩心中诽腹到,手上把纸条搓成一团直接飞给了黄少天。
来,小天子,朕赏你的。郑轩面无表情的心中补全剧情。

黄少天抬手抓住飞来的纸团。移动桌上一摞书把自己挡住,小心的把纸团解开,摊平。
认真听课啊……黄少天吐出一口气吹动刘海,拿起边上的尺子把纸条平整的压住摆在一旁,犹豫一下又抽出纸条,抬起书堆的边缘把纸条上沿压住,只露出“要认真听课啊”几个字。
……同桌的宋晓饱含着对自己的视力和对好不容易坐下的郑轩的深切同情,把自己的书推过去,然后……看着某人在确认答案全对之后继续做题。
“啊……”宋晓无声的唾弃着自己的自作多情。

黄少天一圈圈转着笔,细长的笔身在指尖游走,他拇指一用力,将笔挑起用食指中指夹住。
“唔……”第三张纸被裁下。
“题都会唉”
黄少天张望一下,手上把纸搓成一团,上身用力,把纸条直接扔了过去。
喻文州头也不抬的伸手摸过突然砸在桌上的纸团,轻轻展开纸团,写下似乎不相干的回话
“少天最棒了啊”
“啪”黄少天猛得把宋晓往桌上一按,探身到过道接住了喻文州扔来的纸团,身子往下一压,撤到自己位子上,一脸淡然的直起身子,顺手拿起桌边的笔在手里转了一圈。左手在桌子下一点点把纸条搓开,摊在掌心。
他低头看了一眼。
唔……
左手轻轻握紧纸条,他把注意力重新转到题上。
但是……黄少天认命的把纸条放在桌上,像之前一样把纸条压住,来回推着纸条调整,不过这次把自己的话也露了出来。这才有对我说的感觉嘛。这样想着的黄少天终于安分的听完了数学课。

课后:
宋晓:“老师,我想调位。”
老师:“你想跟谁同位?”
宋晓:“老师,我想让黄少……天和班长一位。”
老师:“嗯?”
宋晓:“因为黄少天和班长在一起的时候能够……更精简语言。”
“真的老师,我见过黄少天给班长写了一张纸……呃……一封信”
“就四个字,四个字”
老师:“哎?……”

《如何让老师觉得可能在早恋的两人同位,挺急的,在线等》

来,跟我数“我喜欢你”一二三四。










评论(7)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