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时差

我爱你

蝴蝶与鹰


[人们赞颂着鹰的骸骨,脚下踩着蝴蝶的墓。]

视线中有了大片的空白,亚特又翻了一页确认反面已经开始讲述另一个故事。 
‘故事就这么完了吗?’亚特这样询问着自己,但也无法想出其他的结局,‘大概就这样结束了’。 
他放下了书。 
映入眼中的是与平常完全不同的事物,亚特花了一段时间才理清自己的思维。 
学院,郊游,野营 
和自己在同一个帐篷中的是已经睡着的skill 和正在盯着自己的奈斯…… 
[正在盯着自己的] 
[奈斯]?! 
亚特这才想起在分组的时候和skill 一起走向自己的还有奈斯,于是他也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原本是想用讲故事的方法哄过于兴奋的skill 睡觉,但最后却演变成自己沉浸在故事中连skill 已经睡下了这件都没有发觉。 
亚特觉得自己的脸已经开始发烫了 
而奈斯似乎察觉到了亚特的困窘,轻轻躺下然后说了句“早早睡吧。” 
亚特犹豫了一下然后关掉了身旁的节能灯。 
“晚安”“恩,晚安” 
帐篷里安静了下来 
 
[共鸣] 
亚特突然回忆起那个故事 
(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弱小) 
[放弃一切换来的脆弱双翅] 
[无法到达与雄鹰相同的高度] 
(不甘心) 
[被淋湿的翅膀在颤抖] 
[后悔吗?] 
[蝴蝶微弱的声音被风雨淹没] 
[无人听到蝴蝶的回答] 
(后悔吗?) 
(它后悔过吗?) 
亚特这样思考着,所寻求的是自己的回答 
并非没有听闻他人的议论,在分组时也有着‘第一名和最后还一名还真是绝配’的嘲讽 
[蝴蝶所追寻的雄鹰] 
(而我所追寻的是……) 
“亚特?” 
思绪被突然打断,亚特还没将思绪找回,奈斯就急不可耐地伸手拽了拽亚特的衣服 
“已经睡了吗?” 
“就算睡了也会被你弄醒吧” 
奈斯轻笑起来 
“呐,亚特” 
“怎么?” 
看着奈斯露出一幅神秘的样子,亚特悄声询问到 
“我们啊,逃跑吧” 
“哎?!唔…” 
奈斯捂住亚特的嘴,凑到他的耳边说到 
“小心点,别把人叫过来啊” 
奈斯转头看看周围又继续说到“不是真的逃跑啦,难得来外面再被看着的话就没有出来的意义了,在明天查人数之前跑回来就行了” 
亚特移开奈斯的手“这样不会太冒险吗?” 
“唔哇,别表现的像个老人家啊,亚特你还没老到那个分上啦” 
奈斯的眼中闪烁着光芒 
(他的眼中有雄鹰翱翔的天空) 
亚特看着那双眼睛,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帐篷的外面有一圈灌木丛,奈斯弯腰站在一处,向亚特招手,在这里有一个不大的缺口。 

看到亚特猫着腰接近,奈斯转身钻进了树丛中,同时把经过的枝条轻轻弯折会钩到亚特的 然后他听到亚特浅浅的惊呼 “怎么了”他比着口型 亚特微微侧身向他展示了被挂住的衣服。 “刚刚还在担心呢……” 奈斯小心的退了几步,伸手握住树叶,防止它们发出声响,亚特缓缓拽出衣服,示意奈斯可以继续前进。 [?!] 奈斯小心的伸出手,帮亚特把拉链系上 “小心再被钩住“ “而且晚上很冷” 当亚特抬起头时,所看到的只有奈斯的背影 “奈斯穿的更少啊……” “女孩子身体比较弱啦……啊!” 奈斯站起身来,有些狼狈地整理着头发上沾着的树叶,刚刚他被亚特从树丛中直接推(踹)了出来 “别突然叫出来啊,会被发现的” “这话听着真耳熟啊…”奈斯小声抱怨着“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亚特没有回答,简单的整理下衣服,两个人又向着树林的深处前进。 松软的泥土上堆积着被雾气浸湿的树叶,踩下去会微微下陷但又不会被困住。耳边回荡着轻浅的虫鸣,在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另一种声音又参杂在其中。 “那边好像有水流声,要去看看吗?”奈斯已经掉转了行进的方向 (根本没有回答的余地啊……) 亚特跟了上去

 [鹰不会迷茫]

 [它的眼中只有前方]

 [可他不是它] 声音是从一条小溪传来,亚特环视着周围的情况,


  • 而奈斯则已经坐在了溪边的一块巨大的石头上

“会着凉的,奈斯”亚特脱下自己的外套扔了过去
奈斯接过外套顺势把它铺到了身旁的位置,整个人向边上挪了挪,空出一块地方
“这石头真大啊,感觉躺两个人都没有问题呢”
亚特无奈的笑了笑,坐在了奈斯的身边
“确实可以躺下啊,这种大小……还有奈斯,如果冷的话就往这边凑哦”
“恩!”

在一片静谧中,亚特缓缓躺在石头上,就那样仰望着那片夜空
[触手可及的天空有着残忍的距离]
奈斯转头看着亚特的侧脸,仿佛察觉到什么一般轻轻说道“我很喜欢哦,蝴蝶”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但亚特仍清楚他所表达的意思
怎么可能会没察觉到呢,
因为他,是[天才]啊
“恩,蝴蝶很漂亮”
[逃避]
“不,因为它很勇敢。”
“但它还是没有追上啊……”
[自我否定]
“但是它努力过了呀……并且它…”
“可是奈斯……”
亚特看着天空,想要抓住月光一般伸出了手。
“鹰要怎么能理解蝴蝶呢…”
[在开始所分开的,天空的距离]
[鹰带动的风杀死了蝴蝶]

沉默
“是亚特啊……”奈斯在思考后,给出了自己的回应“现在在我身边的是亚特啊”
“亚特对我来说就是亚特,而不是有能力的亚特或者没有能力的亚特。”
“在意前缀这种东西不是毫无意义的吗”
“就因为是亚特才可以啊”
“就只有亚特才可以啊”
“拥有奈斯的亚特,这不是最棒的称呼了吗?”

[他的眼中有着蝴蝶追寻的天空]
[所倒映出的,是自缚的蝴蝶]
[孵化]
[挣脱]
从开始就不从离开的雄鹰,和耀眼的天空
“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哦”
“奈斯……”
“都是亚特太笨了啊”
“唔哇,不要揍我啊,会掉下去的”
[那只蝴蝶,终能飞翔]

白飒再次核对了一遍手中的名单,虽然平时总是被人评价悠闲到不务正业,但在关键时刻他却从没出过差错。
现在算是关键时刻吗?
白飒自问了一句。
有俩个学生失踪怎么想都算是吧,如果不看失踪的人员。
奈斯和亚特,热衷无给老师添麻烦的天才,和没有能力但却是老师公认的最省心的努力家,猜都能猜出事情的经过,更何况skill 还留在营地。
做出了不是什么要紧事的判断的白飒决定先去看看自己的学生skill

没有人,skill 环视了下四周,亚特和奈斯全都不见了踪影。认识到这一点的skill 马上从睡意中清醒了过来,起身打算去寻找俩人的踪迹。
“一个两个都往外跑,我可是很烦恼的哦”帐篷突然被什么人掀起“我可是找过了的,营地里没有那两人”

skill 抬头看着钻进帐篷的人

“白飒老师?”skill 眨了眨眼“老师刚才说的是……”
“亚特和奈斯哦”白飒笑着蹲下来,让视线和skill 持平“真可怜啊,skill ,似乎被扔下了呢”
“哎……?!”
看着面前渐渐露出一幅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的小孩子,白飒又认真的补充了一句“奈斯君很聪明的哦,如果只是留出去的话,应该早就回来了,不会像现在一样已经被发现了。”
“所以skill是真的真的被扔下了呢”
“那么skill ,以后干脆跟着老师怎么样啊,老师可不会扔下你”
看着一脸笑容的白飒,skill 坚决的摇摇头
“啊,啊,被拒绝了,真过分啊skill 老师哪里比不上亚特和奈斯”
白飒轻轻站起身,“小孩子还是好骗一点会比较讨人喜欢哦”
“不过不用担心,那两人估计很快就会回来了”

说曹操到曹操就到
看着发出轻微声响的树丛,白飒想起了故国的俗语
“啊呀,这是要到哪里去啊,奈斯,亚特”
树丛一下停止了摇晃
白飒又走近了些“难道还要老师把你们揪出来吗?”
奈斯和亚特对视一眼,只好认命的钻出树丛,像罚站一样整齐的站好,然后抬头看着白飒
“老师,那个……我肚子不舒服,所以……”
“所以就偷偷跑去上厕所了?为了不打扰老师我所以没有告诉,那真是令人感动啊,奈斯。不过,这是奈斯你第七次用这个理由了”

白飒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拂去了亚特头上沾着的树叶。
“所以亚特,真相呢?”
“那个……”
“那个?”白飒偏了偏头“说起来,今天的教师餐里有薄煎饼呢”
看着面前双眼发亮的孩子,白飒得意的向一旁的奈斯笑了笑
“那么奈斯,因为偷偷离开营地没有报告罚写1000字检讨,至于亚特嘛……帮老师一个忙老师就不罚你了哦”
“?”
“老师买了一些甜食,甜度实在有点过头啦,亚特能帮我解决吗”
“但是奈斯……”
白飒拉起亚特的手,向满脸不服气的奈斯留下一个不写检讨就死定了哦的眼神,然后走向教师的扎营地
“总要让他长长记性,这次只是从营地跑开,下一次也许会离开亚特”
亚特歪歪头,随即用原来如此,真不愧是老师的眼神看向白飒
归根结底也只是小孩子呢
白飒叹了一口气
“天气真好”
“恩,是蝴蝶和鹰都能飞翔的天气”
“哎?”
“没什么啦,白飒老师说好的甜食可不能反悔!”
“当然啦……我可不会骗亚特的”
白飒看向身旁的孩子的笑脸
真是不错呀……都能飞翔的蓝天。

 
 


End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