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时差

我爱你

佣兵日志

日日树涉是个吟游诗人,也是个佣兵。
如果要他自己描述的话,日日树涉先是个吟游诗人,然后是个佣兵。

当然,日日树不是个普通的吟游诗人。
跟其他吟游诗人相比,他更热衷于游荡于各地,随意加入一个剧团演出或者自己即兴表演,向世界送去爱与惊喜。

但是,即便是不普通的吟游诗人日日树涉也无法避免吟游诗人都要面对的问题,这个问题,我们把它统称为——穷

不固定的剧场演出,和将金币换成穷困人们脸上的微笑的魔法让日日树不得不用佣兵活动来维持生计。
虽然变出金币对他来讲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他并没有用虚假的钱币来蒙混他人的兴趣。

综上所述,再次遇到人生难题的日日树决定像往常一样接一份佣兵的委托来解决问题。

佣兵公会里依然挤满了人,日日树微笑着向擦肩而过的人们打着招呼,走到S级任务面板前取下了上面唯一的任务。

“请给我这份委托🎵”

负责登记任务的人小心的打量着日日树“您好,这份任务……”
后面的话被日日树拿出的徽章打断了。

整个王国里拥有这枚徽章的人数不会超过十个,像是将面前的本人与脑内的资料进行对比之后,对方拿出了登记表“您确定要接下这份任务吗?日日树先生。”
“是的。”

笃定回答着的日日树这时才看向手中的任务单。

“祝您任务顺利。”
“谢谢☆”

请除掉边境之森里的魔物。
整个任务单上只有这样空荡荡的一句话,再就是数量可观的费用。

是第二类S级任务呢🎵

S级任务通常是困难与死亡的代言,但其中也有例外,比如说贵族的烦恼。

既不愿自降身份将委托降于S级之外,佣兵公会也懒得与其周旋,简单的任务配上高昂的酬金,也算是S级任务里一道特殊的风景。

日日树再次确认了自己接下的委托,“除掉森林里的魔物”漂亮的花体字无论再怎么研究也无法提供更多的信息。

要除掉什么魔物?随便找一只凑数,还是到了边境之森就会知道?

日日树收起了委托单,离开公会转而向着边境之森前进。
无法预知的任务也是amazing所在,不是吗🎵

等到日日树到达边境之森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
“哦呀?”脚下的落叶层层叠叠,就算踩上去也没有过大的声响。枯叶上浮着细密的水雾,空气潮湿的贴附上皮肤,衣服上的金属纽扣已经凝起了水珠。

日日树差不多理解了自己的任务。

——太潮湿了。
就算被称为边境之森但实际上也只是广域森林与城镇的分界,在没有下雨没有起雾的情况下气候不应该恶劣至此。

应该是什么大型的水系魔物闯入了森林吧,日日树看着面前的落叶思考着,太潮湿的叶子可没有办法用打火石点燃,虽然用魔法解决也只是一瞬的事,但魔力波动可能会引来成群的野兽或者目标魔物,无论哪种情况都不值得期待。

要回到城镇里吗?还是……

日日树微笑着,悄悄的隐匿起气息毫不犹豫的向着森林更深处前进。

清晰的属于人类的魔法波动像是对森林里一切生物的邀请。
日日树不费力的就找到了正在吟唱着的魔法师,然后随意挑了对方身后的一根树叉躲在了上面。

火元素跳动着照映出魔法师金色的头发,烘烤着地面上被聚拢起的树叶。

繁复的长袍包裹着对方略显瘦弱的身躯,一旁的马匹偶尔抬起头看看主人,然后沉默的活动着带着身后的车辆也一同微微前进。

要帮忙吗?日日树眯起眼睛看向不远处的黑暗,窥伺着光明的野兽已经蠢蠢欲动。

“听从我的旨意,照耀我的前路……”颂唱到了最后的阶段,高举起的法杖前端火元素的光芒更加明亮。

藏匿在森林中的野兽不再等待,咆哮着冲向还在继续吟唱的魔法师。

然而下一秒,从地面升起的水箭贯穿了它的腹部,水流幻化为牢将喷涌而出的血液禁锢。

吟唱的声音停下,法杖弥散成白色的光点随即消失,树叶燃起巨大的篝火,魔法师步履轻快的走向捕获的野兽,像小孩子去探查自己新得到的玩具。

“晚上好🎵”日日树从树上跃下,和对方一同站在被捕获的猎物面前。
然后他伸出手,将对方召出的水流化成寒冰。

“再冲泡下去的话肉的口感会变差。”

“……那可真是糟糕。”像是毫不在意日日树略显唐突的举动一样,对方扭过头打量着自己捕获的猎物——匹格野猪,它的肉质好到足以拿出去做边境之森的特产。

“我可是一直都很想尝尝呢🎵”

“那您需要厨师吗☆”日日树向魔法师伸出了手,一朵玫瑰正安静的躺在他的手心。“报酬的话一顿晚饭?”

魔法师笑了起来。
柔软的金发轻轻摇晃着,近看的话对方的发色比火光下更浅一些,像淡奶油一样柔软的快要融化。

然后他接过了日日树的玫瑰。
绿色的光芒忽的闪起,一个小小的生命魔法加到了玫瑰身上。

“我的荣幸”魔法师把玫瑰别在了大衣上“日日树涉先生。”

“哦呀?”

“天祥院英智。”对方将手按在胸前行礼。

就算没有听说过名字也该认识这过于显赫的姓氏,天祥院家的小少爷知道顶尖佣兵的真容可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

“在涉主动出来之前我没有感觉到任何气息,能做到这点的人不会太多,涉是其中一个。”天祥院蓝色的眼睛乖巧的眯了起来“我可以这么称呼涉吧🎵”

“当然☆,那么到河边去处理猎物吧,血弄到营地可不好。”
“英智🎵”

两人身后的马默默打了个响鼻。

“您对肉有什么偏好吗?”日日树掏出匕首在野猪的身上比划着。
“口感好的。”天祥院拎起长袍蹲在了日日树身边。
然后日日树拎起了野猪的后腿。

半只野猪很快被收拾完,两人份的需求不是太大,日日树只挑了其中最好的部分。

“您要试试吗?”日日树把野猪翻了过来,手里的匕首递到天祥院手边。

他看见自己在天祥院眼中的倒影,银色的长发像是小孩子手里的焰火,噼里啪啦的发着光。

天祥院的学习能力很好,最后收拾出来的肉出乎意料的令人满意。

日日树在河边清洗着两人的晚餐,天祥院在帮他冲洗匕首。

“格林雪豹之牙……”天祥院举起冲洗完的匕首,对着月光看上面明晃晃的水珠。“我也有一把这样的匕首,可惜是别人送的装饰品。”
“对于野兽来讲的话,是不是死后也在战斗比较好🎵”天祥院家的小少爷轻轻笑了起来。

“这是只有野兽才知晓的事情☆”日日树抱着重新覆盖上冰层的肉站了起来,天祥院走过来把匕首别在他腰上。

明明身处夜晚的森林,但气氛却轻松的像在天祥院家的后花园。
两人悠闲的走着,直到眼前出现了温暖的火光。

“您有准备调料吗?”

天祥院点点头从马车上拖出一个包裹,铁签与各种瓶瓶罐罐被依次摆了出来。
“因为店主推荐了很多,不知道该选哪个,所以就都买了下来。”

日日树拿起一瓶调料研究着上面的标签,比起花里胡哨的介绍还是佣兵的嗅觉更可靠。

野猪肉被串上了铁签放在火上,火焰跳动着将外层烤的微微焦卷,偶尔有油脂落下发出噼啪的声响。

“身为佣兵,如果自己没打过匹格野猪的话,那这佣兵真是白当了。”
在烤肉翻过第三次的时候,天祥院突然冒出来一句话。

这句话出自《佣兵传奇》第13册28章第9节。
日日树对自己的记忆力向来很有自信,所以他很快就确定的这句话的出处。
毕竟这一章的最后温柔善良的兰特小姐永远退出了舞台。
而剧团的老板曾经拖着日日树恳求他穿上女装将兰特小姐英勇的身姿上演了整整7次,然后一边为了剧情痛哭流涕一边在后台数钱。

王国的地摊文学之首就算翻拍成戏剧也有巨大的吸引力。

但这份吸引力波及到天祥院家的小少爷确实是一个足够amazing的情况。

“您喜欢兰特小姐吗🎵”日日树问。
天祥院眨眨眼,火焰烤的他的脸颊微微泛红。

“……喜欢。”天祥院回答到。

他眨了眨眼似乎对自己的回答有些不满,但却没有补充,直到日日树拿起两串肉时他才提议“我有带酒。”

于是万能的马车又提供了酒与酒杯。

“但是杯子只有一个。”天祥院把红酒倒进杯里自己先喝了一口。
然后他把酒杯抵在了日日树嘴边“涉不会介意吧?”

日日树笑了起来。
“当然🎵”

最后天祥院包揽了大部分的烤肉,而日日树负责解决红酒和天祥院最后拿出的面包。

在该睡觉的时间日日树看着对方又从马车里拽出装有帐篷的袋子。

“店家推荐☆?”
“……🎵”

抛弃了说明书的天祥院用浮空魔法连接起了所有绳索与支架,最后由日日树盖上最大的一块布做收尾。

等到日日树布置完初级的攻击法阵,钻到帐篷时,天祥院正在写着什么东西。

“旅行日志吗?”日日树歪着头拆开自己的辫子“英智是左撇子呢🎵”

“会很奇怪吗?”天祥院转过头却看到日日树正拿着毯子,用掌心来回抚摸着。

“涉?”

“是旅行中的秘诀,把火系魔法的威力压到最低,不会有火焰但是有热度。”日日树说着递出了毯子。
像是小孩子得到了心爱的玩具一样,天祥院放下手里的纸笔,快步走到日日树的身边然后蹲下。

“请摸一下,用魔法温暖的毯子,不仅热乎乎的而且还驱走了——”日日树的声音突然停滞在空中,直到对方月夜般的眼睛注视着他时,日日树才想起了接下来的话。
“还驱走了水汽。”佣兵补充到。

扰乱了日日树话语的,是天祥院突然伸来略显冰凉的手指。
修长的手指避开了送来的毯子而是握住了毯子之下的日日树的手。
对自己的动作感到唐突一样,天祥院又小心翼翼的抽回手,转而捏住了日日树的指尖。

“很暖和。”
“涉的手,很温暖。”天祥院认真的说着,声音轻柔的像夜晚绽放的花朵。

日日树不自觉的反握住天祥院的手。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彼此,半响日日树才反应过来,抬手扬起毯子把天祥院包裹起来。
“请小心不要感冒了🎵”

天祥院抬起头看着对方,日日树的双手还拉着毯子的边角,看起来就像在拥抱着天祥院一样。

天祥院犹豫了几秒,才乖乖围着毯子躺下,又伸手露出毯子的一角,给日日树留出地方。
两个人并排躺着,面对面,帐篷外未灭的火焰跳动着,隔着薄布在日日树的脸上投射下光影。

“涉……”天祥院把毯子向上拽了拽,声音从毯子下飘了出来,像生长出新枝的藤蔓,轻轻挠着日日树的耳朵“涉是因为任务才来到的森林的吗?”

“哦呀?”
“虽然很想给出更浪漫的回答呢,比如为了和英智相遇🎵”日日树笑着把天祥院滑落下的头发别到耳后。
“但我确实是为了任务而来的☆”

“……可以告诉我任务的内容吗?”被头发弄痒了一样,天祥院蹭了蹭毯子。

“除去森林里的魔物。”
“是个有趣的任务呢,连任务的对象也没有说明。”日日树轻松的说着,仿佛一点也不为此困扰“解决迷题也是任务的一部分🎵”

“涉已经有想法了吗?”

“出现在森林的雾气,是美丽又amazing的存在呢。”佣兵刻意给出了谜语一样的提示,邀请着面前的魔法师同他一起解答。

“大型的水系魔物。”天祥院回答到“那么我跟涉的目标大概是一样的。”

“……嗯?”

“罗曼蛇,一条罗曼蛇从天祥院家的领地里带走了一点东西。我是来追回那个东西。”
“涉”蓝色的眼睛温柔地笑了起来。
“我可以跟涉一起完成任务吗?”

“当然。”
“但是现在可是乖孩子的睡觉时间。”
呼应着日日树的话语一样,帐篷外以魔力为根源的火焰忽的熄灭了。

“晚安,英智🎵”
“晚安。”

第二天,日日树是被压醒的。
天祥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钻到了他的怀里,此时正枕着他的胳膊,呼吸打在他的脖颈间。

柔软的金发胡乱的翘着,身下的毯子已经跑到了上面如同绳索把两个人绑了起来。

真是amazing到让人觉得可爱的睡姿🎵

试图活动一下的日日树被半梦半醒天祥院扯着衣领揪了回来。渴求着安全感一样,天祥院磨蹭着日日树的胸膛。

哦呀?早上做出这种行为可是犯规又危险的。
无声感叹着的日日树伸手将天祥院抱在怀里。

“早上好🎵”

“唔……”艰难睁开眼的天祥院茫然的注视着近在眼前的日日树的脸。
对方的呼吸柔软的萦绕在他的鼻尖,稍微再靠近一点,两个人就可以交换一个吻。

慌张挣扎而起的天祥院被毯子缠绕着,结结实实的摔回了日日树的怀抱里。
“!”
“这次彻底醒过来了吗?英智🎵”

在一团混乱的起床之后,两个人终于吃完早饭并且收拾好了营地。
“让马直接回去城镇就可以了”抚摸着马鬃的天祥院说到“一天应该足够完成任务了?”
“自己回去吧,乖孩子。”
自知打扰到主人的二人世界的马摇摇头,亲昵的蹭了下天祥院的脸,慢悠悠的拖着马车走向城市的方向。

“真是懂事的孩子呢🎵”日日树赞叹着。
“我家的鸽子们也很聪明,但是在大雾里把它们放出来有点不放心。”

“那么真想见一下,涉的鸽子们。”
“等离开森林之后,它们一定会喜欢英智的☆”

马车的影子已经消失在了雾气之中,天祥院转过身看着日日树“需要用广域魔法搜索一下吗?”

“听起来像是英智的专长呢。”

白色的法阵在天祥院的脚下极速的旋转着,象征着魔力的光点依次亮起。像是漂浮在空中的星屑般,被天祥院握在手中。

“找到了。”

“看起来是在森林的深处。”已经确定好方向的日日树对着天祥院伸出了手。
“走吧,英智。”

愈往里走水汽愈重,飘落的叶子堆积在地上,脚踩上去的时候会微的下陷。像是浅浅的泥沼一样,无声的吞噬下天祥院的体力。

“……”天祥院伸出手,像是要摸到迷雾里日日树的背影一样。

然后他的手被握住了。

日日树的手温暖的像是阳光,越过整个世界倾注而下。

“请跟我一起前行吧,英智。”

两个人的双手紧握着,仿佛永远也不会分开。

“大概就在这里吧。”在巨大的沟壑前,日日树停下了脚步。
地面突兀的凹陷了下去,树叶被碾压在泥土里,刻出鳞片的痕迹。

“那么……”试探性的向前迈出一步的天祥院被日日树猛的一把拽了回来。
“小心!”

在呼声出口的同时,天祥院已经抬起手,森林的雾气凝聚成水柱,刺向突然来袭的身影。

被水柱击中了的野兽发出惨烈的悲鸣。

日日树小心的扶住天祥院的腰,等到对方站稳在地面之时,一下冲了出去,脚下踩踏着鳞片的裂缝在罗曼蛇的身上飞速前进着。

感到不安的蛇拼命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试图将日日树甩落下去。

“涉!”天祥院慌乱的呼唤着对方的姓名,

水柱在空中暴躁的扭曲着,却无法刺下。

日日树还在罗曼蛇的身上。

“请等一下!”佣兵大声回应到。

银色的长发在空中飞舞着,日日树重新落到了地面上与天祥院并肩而立。

“请先不要攻击那孩子。”日日树说着,仔细的观察着罗曼蛇的动作。

先前天祥院制造的伤口已经开始缓慢的愈合。
“是可蓝石。”天祥院突然说到“它从天祥院家带走了可蓝石。”

能够帮助恢复伤口的宝石,出现在家主身体历来不好的天祥院家里并不奇怪。

“请原谅那孩子吧……”日日树叹了一口气。
“那孩子是为了自己的孩子才会这样做的。”

“嗯?”

“躲避的攻击的时候一直在保护腹部,窃走能帮助恢复的宝石。这条罗曼蛇,应该是一位母亲吧。”

“……”天祥院看着面前的罗曼蛇,空中的水柱趋于平稳然后渐渐消散。
“是这样吗?”

意识到对面的两人收起了敌意一样,罗曼蛇停止了挣扎,低下头颅抵在地面,像是请求宽恕一样。

“请把这块可蓝石送给它,我会用我酬金来补偿的”日日树扭过头对天祥院微笑着“我的委托人——天祥院英智先生🎵”

刻意忽视了日日树的话般,天祥院对着野兽宣告到“请离开这里,你的存在会对这里的平衡造成影响。去更安全的地方吧”

蛇转动着身体,紧贴着地面游走离开。森林里的雾气,也随着它的离开变得稀薄。

“涉……为什么会这么觉得?”魔法师注视着面前的落叶,轻声问到。
“嗯?”
“因为我和涉在森林里相遇了吗?”

“不🎵”
“我曾经在戏剧里研究过左撇子的人物,英智还记得我的任务单吗?那是用速干油墨写的吧。”
“用左手写字的话,字迹会很容易被蹭开。”

“只凭这个来判断吗?”天祥院睁大了眼睛,感到不可思议一样望着对方。

日日树一脸轻松的走到天祥院的面前,两个人的距离拉近到呼吸相交。
“其实还有更重要的证据。”日日树眨眨眼,笑意从紫色的眼瞳里翻滚满溢出来。
“是直觉。”

“……”
“真是输给涉了啊……我可是特意去学习用右手写字的哦🎵”天祥院说着,像是在抱怨或者撒娇。

“那么需要我换个说法吗?英智是从剧院的时候,就已经跟着我了吧🎵”

完全被发现了呢。真不愧是涉。

因为钱用尽,所以进入剧院扮演了兰特小姐。凭借天祥院的身份很轻松的从剧院老板那里问到了酬金,跟踪了对方两天就能大概推算出日常的花销,然后在对方钱用尽之时送上了恰到好处的委托。

没想到从一开始就被察觉了。

仿佛读到天祥院内心所想一样,日日树继续问到“这么确信我会接下这份S级委托,会被他人抢先领走了说不定呢🎵”

“所以这不是针对五奇人的S级委托,而是专门为涉准备的委托。”天祥院回答到“其实原本的内容是其他,但是罗曼蛇突然盗走了宝石所以临时改变了任务。”

天祥院笑着眼睛乖巧的眯起来“我很开心,能够跟涉一起战斗。”
“虽然也算不上战斗呢。”

日日树简直想把对方抱在怀里,再揉揉他的头。
然后他确实这样做了,虽然只完成了步骤一。

“那么多的现金我可没有带在身上,跟我一起回家取吧,涉🎵”

“我以为英智会随身带着支票。”

“以前会,但是现在没有了🎵”天祥院往日日树的耳朵里吹了一口气。

“amazing——”
“那么我必须要跟英智回去了☆”

“是啊,我的涉。”

天祥院微笑着,纵容日日树先讨要了一个吻作为预付。

森林里的雾气已经消散,无尽的阳光撒落到拥吻的身影上来。

END

评论(8)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