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时差

众生皆苦,我是甜的,我还有毒。

喜欢的颜色

“喜欢的……颜色吗?”
“真是amazing的问题呢🎵”过分活跃的小丑挥舞着手里的表格,在纸张变成鸽子的魔术开始前,转学而来的后辈已经做出了告别,拿着一摞厚厚的表格去追逐其他的学生。

要帮忙发吗?向挥洒传单一样乘上热气球,把表格叠成纸飞机然后准确的飞出去。或者直接拜托鸽子们的话……像是配合着日日树高涨的情绪一样,一只鸽子咕咕的落到了他的肩膀上,尖尖的嘴一下下敲着纸张。

为了完善偶像的个人信息而制作的爱好调查表格。
喜欢的食物,喜欢的颜色,喜欢的东西——总之是被喜欢所填满的幸福表格。

“那么喜欢的颜色就填白色怎么样🎵,是鸽子的颜色的哦。”这样说着的日日树却突然收到了来自鸽子的攻击。
“很痛的哦🎵”笑着的日日树转过头时已经明白了鸽子的不满来自于哪里。

因为这是只特殊的鸽子。
“淑女要更温柔一点哦,玛利亚小姐。”

名为玛利亚的鸽子有着黑色的斑点——被天祥院称赞过的。
翅膀上有着对称的黑色花纹,当小小的鸽子收拢起翅膀落到学生会的桌面上时,端着红茶的学生会长开心的像是看到了日日树新的表演一样。
“是心形!”

“哦呀🎵”日日树放下茶壶,认真的看着自己的鸽子。

“真了不起啊,玛利亚小姐,翅膀上有心呢,真不愧是涉的鸽子。”

不知道为什么连自己都被称赞了。
但是心情突然加倍变好的日日树也从黑色的花纹里看出了心形的轮廓——被他所忽略掉的小小的爱心。

喝着红茶的天祥院笑了起来“就算飞翔的时候会分开,停息的时候又聚成心形。”
“真好呢,是爱呢🎵”

从回忆里挣脱出来的日日树更换了提议“那么黑色呢?”
“包含着所有颜色的黑色,但是感觉有点不适合小丑呢🎵”

像是不满日日树的随意一样,玛利亚用翅膀努力的扇了一下自己主人的头。
“请不要这样哦。”

银色的头发里已经混杂进了鸽子的羽毛,玛利亚啄住日日树的一缕头发努力的拉扯着。

“痛痛痛——如果是想看头发变成白玫瑰的魔法的话”小丑的哭诉突然僵在了半空,柔软的金发和呼唤着白玫瑰的话语一起在脑海里出现。
“玛利亚是想去看皇帝陛下吗?”

得到满意回答的鸽子已经抢先笔直的冲向学生会室。

“喜欢的颜色,听一下英智的意见也不错呢。”

但是学生会里迎接他们的只有红茶的香气,像是扑进散乱的被褥一样,软而暖的堆叠在身边。

茶还是温热的,椅子也没有好好放回去,笔也散乱在桌面上。
大概是有事所以临时出去了吧。

玛利亚趴在桌面上委屈的咕咕着,翅膀上的心形都难过的分开了。

“在这里等一下英智吧。”
日日树推开椅子坐了上去。只是暂且休息一下,小丑可没有篡位的想法。
像对自己说着玩笑话一样,日日树闭上了双眼,安心的将自己沉入了红茶柔软的气味中。

在黑暗中看到了色彩,为了解决日日树此时的困扰一样而出现的色彩,从白色延展出一圈又回到白色。

喜欢的颜色吗?

日日树对所以颜色都有着平等的喜爱。
就像日日树对所有人都有着平等的喜爱。

白色一点点扩大覆盖住了全部。

白色是属于鸽子的颜色。
是属于fine的颜色。
也是属于房间的颜色。

白色咕噜咕噜的转动着,从挤满了被遗忘的孩子的房间到只有日日树自己的房间。

不——不是只有自己,还有一个人,只不过他躺在病床之上。

记忆悠闲的凭空起舞。

房间里还有其他的颜色。
那是属于天祥院英智的颜色。

“淡粉色也可以呢,是英智嘴唇的颜色。”
被日日树突然的发言惊到了的玛利亚在桌面上慌张的蹦跳着,用翅膀羞怯的挡住了自己的脸。

也许是多病的原因,天祥院嘴唇的颜色比常人要更浅淡。
像是缺少光照的花朵,拼命绽放到了让人落泪的程度。

淡粉色的嘴唇如果沾上食物,比起用纸巾擦掉,天祥院的第一反应是用舌尖舔去。
当日日树用手握住输液管,用体温或者amazing来温暖着流入天祥院体内的药液时,即便在睡梦里粉色也会绽放。

“或者金色也可以呢。”
已经看穿了日日树挑选颜色规律的玛利亚,拍了拍翅膀继续坚定的等着天祥院回来。

天祥院头发并不是标准的金色。一定要日日树来说的话,他会挑选奶油来形容。
也许是出于对甜食的偏爱,也许是因为想到了头发上的香气——并不甜腻,明亮而又柔和的。

“英智的洗发液和沐浴露是同样的香味呢🎵”曾在3B课间的讨论中突然开口的日日树成功消掉了全班的音。

“那个……涉亲,怎么知道的?”

“闻到的啊🎵”理所当然的回答之后,日日树突然想起了自己看过的童话。

王子为狐狸留下了麦田。
小丑从皇帝那里得到了月光。

如果每个夜晚都会思念的话,那么干脆永不分开好了。

“那么蓝色也……”
早就认识到日日树的套路的玛利亚,连翅膀都不想动了。
“咕咕!”

假如天祥院此刻在学生会,那么他一定会温柔的笑着去抚摸玛利亚的羽毛。
温柔到眼里的湖水都融化,像是春天冰面细碎的笑声,下面是安眠了一个冬季的水,预备将白雪浇出花蕊。

玛利亚突然振翅飞了起来。

“嘘——”随着关门声一同想起的还有轻柔的嘘声。

皇帝装扮成刺客悄无声息的靠近小丑。桌面上还留着小丑未解的迷题。

“amazing🎵”
日日树突然站起来抱住了面前的天祥院,像是被突然袭击吓了一跳,天祥院有点慌张的眨着眼。

“我的心脏可不好呢,涉。”天祥院倚靠在日日树的肩膀上。

“哼哼🎵”防备着天祥院突然转头一样,日日树歪着头跟他脸贴着脸,一手环住天祥院的腰,另一只手飞快的填写着表格。

“是秘密吗?”
“如果英智想知道的话。”
“我刚刚去把它送给转校生了。”
“要再去一次吗?”

喜欢的颜色,喜欢的食物,喜欢的东西,这是被幸福填满的表格。

要说困扰的话……
转校生对着两张三年级前辈的表格叹起气来。
喜欢的颜色:涉的颜色。
喜欢的颜色:英智的颜色。

这可是犯规的正解呢。

END

from日日树先生的补充说明:接吻的时候英智耳朵会红🎵

*是个突发的生贺,涉涉生日快乐ww

评论(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