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时差

我爱你

段子

吸血鬼猎人涉x吸血鬼英
因为有敏/感/词所以单独发(。)

他见过那个吸血鬼。
在资料里,在屏幕里,从图片和词句中,所有信息汇集附加到面前的影子上。
——天祥院英智。

他默念着吸血鬼的姓名。

察觉到身后探究的目光一样,吸血鬼转过了头。
柔软的微笑随着月光一起扩散,蓝色的双眼温柔的眯起,色彩浅淡的嘴唇微微张开像是要倾诉什么。
那是来自吸血鬼的呼唤。

日日树猛的向侧边后跳,腿部的肌肉为突然的活动抽痛起来。对方的速度比预想中还要更快,手中暗藏的匕首堪堪擦过日日树的侧颈。

血液滴落在地上。

吸血鬼看着手里的匕首,日日树的血/液顺着匕首上复杂的纹路下滑,滴淌到他的手腕染红了白色的衬衫。

他歪了歪头,表情乖巧。

“好厉害呀,涉🎵”
天祥院将目光从武器转移到日日树身上。他握着匕首,像拿着鸟儿歌唱了一夜才染红的花束。

他走近日日树,匕首被随意丢弃在身侧。

猎人的肌肉都紧绷起来,日日树在预备着逃跑,或者进攻。

然后天祥院伸出手抱住了他。

吸血鬼略显纤瘦的身体贴紧他的上身,大腿抵住他的下/体,这不是个容易维持的动作,天祥院几乎把自己塞进日日树的怀里来借力。

他开始亲吻日日树颈部的伤口。
紧贴皮肤的,嘴唇的开合,柔软滑腻的舌头一遍遍掠过伤口,带来疼痛和麻痒。尖锐的犬齿划过脖颈,颤栗从尾椎涌起叫嚣。

“涉。”吸血鬼的亲吻沿着血迹下移。他后撤身体,大腿蹭过日日树的裆部,直到最后膝盖蹭过时微微上顶。

他们难舍似的分开,天祥院舔弄着嘴角残留的血痕,嘴唇水光淋漓。

“我对涉很满意🎵”
“能取悦您是我的荣幸……☆”

吸血鬼打量着眼前的人类,目光赤裸毫不掩饰“不止是血液的味道。”他盯着日日树的下身“我有其他想尝试的东西。”

“可以下次。”日日树接到。

像是十分满意得到的回答一样,天祥院终于谈起该解决的“正事”。

“违反协约的孩子我们自会处理,不劳您们费心。”
“这是家务事🎵”

他站在楼沿微笑着,然后仰倒下去。

吸血鬼的身影在楼间闪动,地面上被遗忘的罪囚在被拎起时又感受了腿部被钢筋洞穿的酷刑,为了阻止他惨烈的哭号,天祥院用匕首将他的上下鄂钉在一起。

重新回到空中的吸血鬼向日日树礼貌的道别。

“对了……”天祥院慢慢说到。
他将拇指紧贴嘴唇像要印下一个吻,犬齿划破手指,流出鲜红的血液。

他在空中伏下身,食指挑起日日树的下巴,拇指将血液涂抹在对方的唇上。

属于天祥院的红色的液体从日日树的嘴角流下。
“乖孩子……”吸血鬼低声说到。

他吻了日日树,裹含对方的嘴唇在口中,舌尖舔过每个角落,卷携着自己的鲜血送到日日树嘴里。
分开时,暧/昧的银丝将断未断。

“这是礼物🎵”
“下次见🎵”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