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时差

杂食动物

果实

他喝尽杯中的酒,像用酒液浇灌植物,根部糜烂果实饱满。他过分执着,过分固执,所以至今无人品尝成熟的汁水。

“英智🎵”他说,模仿着那个人呼唤他的语气。

他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看到酒杯跃动的光影——有光从门缝里溜了进来。
他悠闲的向他的战友举杯,现在他们是共犯是逃离盛宴的胆小鬼。

“未成年不许饮酒🎵”他的光说,他远远望见对方银色的长发,他欣赏它们在空中扬起的弧度也同等热爱它们平静的柔软。

他开始幻想长发垂落在自己身上的样子,他将允许它们扫过自己的每一寸皮肤,而最后他会把银色的头发咬在口中去堵住喉间的声音。
当然直接叫出来也可以,那样最好叫的缠绵而热烈让对方直接融化在自己体内。

为了掩饰自己糟糕的幻想,天祥院英智交叠起了双腿,将酒杯抵在唇边“您该祝我生日快乐,老师🎵”

“你的坐姿也同样失礼。”日日树涉点评。
他走到天祥院面前,伸手扶住对方的大腿。布料柔软光滑,这使他的动作总是偏移,而他不够听话的学生顺势将他的手夹在双腿之间,然后踢掉鞋子单脚踩在自己的大腿跟。

“您该给我生日礼物……”天祥院说,他刻意抬起眼,表情茫然无辜,足尖挑出日日树的裤链徒劳的拨弄着小小的金属。“……我的16岁生日。”

“那英智想要什么🎵”日日树活动着手指揉着对方的腿间,红色从天祥院的脸侧一点点溢出,他舔着嘴唇,仿佛缺水已久的人。而现在沙漠里的蜃楼就在他面前,他捉住对方摇晃的辫子,将距离拉的更近
“小丑的泣颜怎么样”他提议。

“您知道的,那不存在🎵”日日树用空闲的手握住天祥院的脚踝将他的双腿拉扯打开。

“有报酬也不行吗?”
“我可以支付天祥院英智🎵”

日日树笑着递过了玫瑰。
天祥院不满的凑了过去,唇齿间含住一片花瓣,然后他将它撕扯嚼碎吮尽汁液。

“涉。”他说,红色的碎片堆聚在舌尖。

评论(8)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