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时差

我爱你

*一个简短的突发脑洞

1.羽人不会说话。
但羽人可以歌唱。羽人的歌声是神明留下的低语,能够治愈伤痛。
这是整个大陆都知道的常识。

但其实羽人是会说话的。
只是没有人能听到而已,所以羽人不再说话了,所以羽人都快要忘记自己还能说话了。

日日树涉是一个羽人,一个正在向北方飞行的羽人。

其实向西方飞也可以,就像随意抓出的糖果或者咕噜咕噜转着的骰子,日日树只是挑了一个方向去进行一场旅行。

他为沿途的精灵歌唱,为地精歌唱,为人类歌唱,为这个世界歌唱。

然后他在极北之地停了下来。

日日树看到了一条人鱼。
在巨大的白色冰层的映衬下,对方蓝色的尾巴格外显眼,身下红色的血液也很刺目。

他落在了人鱼的身边。

冰面上还有人鱼刮蹭出的痕迹,对方像是突然冲上了冰层,利用冰层来隔绝血液在海中的扩散。

一道割痕横布在鱼尾上,透明的鳞片卷裂开来,伤口汩汩的留着血。

日日树开始歌唱——羽人的歌声有着治愈的能力。

“……你在干什么?”
日日树感觉有冰凉的东西握住了自己的手,然后轻轻捏着自己的手指。

他回过头,看到了人鱼因疼痛而半眯的蓝色的双眼。
那是如他沿途所见的断层冰崖或是如此时头上天穹一般美丽的颜色。

但日日树没有空闲赞叹对方的美丽,人鱼的伤口并没有好转,这是他从未遇到的情况。
羽人的歌声没有发挥作用。

“我在唱歌。”日日树轻声回应,他忘记了对方应该无法听到自己的声音。

可人鱼回答了他“……我听不到。”
“我听不到你在唱歌。”

人鱼皱起了眉,一半因为疼痛一半因为困惑。他艰难的转动身体,将伤口贴到冰面的雪屑上。
寒冷使血液的流速渐渐变慢。

日日树坐在冰上将人鱼半抱在怀里,好让对方不用那么费力。

“谢谢……”人鱼半阖着眼慢慢说到“我跟鲨鱼打了一架。”

“听起来很危险。”
“是的,但是我赢了🎵”

人鱼又向日日树怀里凑了凑。
“您觉得冷吗?”
“在岸上有一点。”

日日树张开翅膀裹住了对方的上半身,鱼尾的伤口已经停止了流血,但还没有开始愈合。

人鱼抬起头看着日日树“你还在唱歌吗?”
“这应该对伤口有好处。”日日树解释。

“可是我听不到。”人鱼想了想又问到“……你的名字?”

“日日树涉。”
“天祥院英智。”

人鱼抓着日日树的翅膀把自己向上挪了挪“日日树涉”
“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歌了🎵”

2.“是那个吗🎵”日日树低头看着海面,人鱼的身影在水面下若隐若现。

“嗯🎵”天祥院的声音从水下传来,几个气泡随之一起溢出。

在两人的前方,一座巨大的冰山静默的伫立。

“涉可以躲在这里。”天祥院绕着冰山游了一圈,选出了背面的一个角落。
日日树收起了翅膀,缓缓落下。人鱼指出的地方是背对着将要来临的风雨的凹处。他回过头,天祥院正乖乖的双臂撑在冰面上看着他。

“族里的巫师说会有来自西方的风暴。”
人鱼的尾巴在身后一晃一晃的,时不时挑起一串水珠。
然后迅速的,人鱼的影子消失在冰层之下。

等到人鱼再次出现的时候,一大捧虾被扔到了日日树脚边。

人鱼后游了几米,然后像什么圆滚滚的动物上岸一样,猛的冲上了冰面在上面滑行。
“不要笑呀,涉🎵”天祥院对着走过来抱起自己的日日树伸出了手,然后轻轻揪住了对方的耳朵“我可不能用尾巴走路🎵”

“🎵”日日树抱着人鱼一起坐回了凹处。
人鱼捡起一旁的虾,然后熟练的剥开塞到日日树嘴里,这是日日树能接受的为数不多的生食。

“您要陪我度过风暴吗?”
日日树用翅膀环抱住两人,人鱼的体温其实并不低,抱在怀里非常的温暖。

“海底有一些宝石,珊瑚,涉可以拿着它们去跟地精交换东西。”天祥院用尾巴圈住了日日树的双腿。

“希望会有合身的衣服🎵”
“有钱能使地精推磨🎵”天祥院回答到。

丢弃在一旁的虾壳开始被逐渐变大的风吹走。

“风来了。”天祥院扒开日日树的翅膀看着天空的一角。
“雪也来了。”日日树伸手蒙着人鱼的眼睛把他塞了回去。

“您离开水这么久不要紧吗?”
“我快成年了,涉🎵”
“不需要献出声音,成年的人鱼也可以获得双腿🎵”

人鱼晃晃尾巴,尾鳍蹭着羽人的双腿。

“那真是个好消息🎵”

tbc

评论(8)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