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时差

众生皆苦,我是甜的,我还有毒。

段子x4

*群里掉落的段子整理
*门牌号607157695

1.闹钟在刚开始颤动之时就被按死。
先天身体素质,反应力和后天培训,让日日树及时的解决了问题,随动作扬起的头发牵挂在睡衣上,他微微抬高手臂,防止发梢扫过天祥院的脸,然后他又躺了回去。

天祥院英智含糊的从喉咙里挤出细小的哼声又重新靠到日日树的怀里沉沉睡去。

天祥院家的小少爷睡姿应该是很好的——应该是。

因为身体问题,所以睡觉时也要保护着心脏,自小就有人负责在他睡着时一遍遍纠正他的睡姿,好让身体渐渐养成记忆。

但是多年的习惯不出几周就输给了日日树的怀抱。而他也不需要在睡时都暗受束缚,他只需要依靠着他的爱人,然后把抢来的被子蹬到一旁。

日日树扭过头远远的看着闹钟。
现在是6点半。

昨天晚上在天祥院订闹钟时,他向对方推荐了更为便捷的手机闹钟,但皇帝陛下只是饶有兴趣的按动每一个按钮,转动每一个指针,神情专注的像是下一秒就会打电话给佣人,要求他们带来天祥院宅里的座钟,然后自己去一圈一圈转动发条,看着时间滴答游走。

“我订好时间了,涉🎵”天祥院说着把闹钟放到了自己这边的床头柜上,这个动作让清晨的日日树废了点功夫才够到闹钟。

但是没有问题,守在皇帝身边的小丑是无所不能的🎵。

而现在清晨的日日树决定起床去准备早餐,他把对方扔到一边的被子拽到怀里,小心的垫到天祥院的身侧让它暂且替代自己的位置。

日日树离开了床铺。

他在洗漱间简单的洗了把脸,然后漱口。
更进一步的洗漱要等天祥院醒了之后两人一起。

他不愿水声吵醒天祥院,也喜欢看恋人不甚清醒的洗漱。

两个人身高相同,只要扭头就可以对视然后交换一个饱含泡沫的亲吻。
他们为此已经深刻体会到了18种牙膏的味道——现在是第19种。

他走进厨房,将冰箱里的牛奶取出到入玻璃杯里。
等到煎蛋和烤面包都准备好的时候,杯上已经附满了水雾,杯底在桌面上印下圆形的水迹。

日日树回到了卧室。
天祥院似乎刚起,正用手支撑着自己,认真的研究着闹钟。

“会迟到的”天祥院说,他的头发有些乱,比其他头发都要微短的一撮翘了起来,日日树伸手帮他压了压。
“……我要把涉的头发缠到纽扣上。”天祥院威胁到。

“哦呀?真可怕🎵”日日树笑了起来“早上好。”

2.“我以为你会喜欢的。”天祥院英智说到,他微的抬起头,目光真挚,表情无辜,手里盛满奶油的勺子正抵在日日树唇角。

他感觉到对方的手掀开了他的外衣,姿势暧/昧的伸了进去,然后有坚硬的东西抵住他的后腰。

“明明进场之后只吃了布丁🎵”

现在他们正在长桌旁随着音乐摇晃,身体贴合到没有间隙,仿佛一见钟情而又命中注定。

日日树微笑着回答了他,声音像从喉咙或者腹腔里溢出,嘴唇的开合可以忽略,让甜腻的奶油找不到入/侵的缝隙。
“我喜欢甜食🎵”
“但不包括里面的调料。”

“真可惜。”天祥院终于放下了勺子,他已经擎了很久,连指根都微微发酸。
因为舞蹈他与先前盛蛋糕的盘子拉开了一点距离,后退将勺子归位的时候腰部的肌肉刻印出枪口的痕迹。

他又顺势带回了一杯红酒,杯口抵在自己唇边刻意留下一个讨好似的印记“你生气了吗?”

“这看您喜欢什么剧情”日日树在他耳边说,热气软软的钻进他的耳间“无论哪种剧情我都有自信胜任☆”

“和怪盗的偶遇吗?我可没料到会遇到真人”天祥院笑。
他们也许会是一对甜蜜的恋人,正值热恋并且时刻准备着用美食毒/酒和枪/械来夺取对方的性命。

“您的出现同样让人惊讶。”日日树用手指摩擦着他的脸颊“但现在不是聊着这些的时候🎵”

“端酒的服务员带着枪。”
“报纸后的绅士已经看了我们三次。”
“起舞的女士鞋跟可真是危险,希望不会有人因此受伤。”
他们像倾诉爱语一样交换着情报。

一切不合理的变故都将以爱与欲/望做掩饰。

天祥院已经扯开了日日树的领带。
“要我喂你吗?”他问,酒液还在杯里一圈圈摇晃。

“您带了几份解药?”日日树戳着天祥院的脸颊,然后凑上前亲吻他。
舌尖扫过齿列,小小的胶囊在唇齿间交换。

“不怕是毒/药?”

然后日日树用一个含着红酒的吻回答了他——他们共享毒/酒解药还有性命。

纠缠在一起的两人终于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大厅。
“您的宴会,来的不速之客有点多🎵”
“涉也算一个🎵”

3.(涉第一人称注意)
我在游戏里苏醒过来。
虽然一醒过来就做出如此的判断确实是非常amazing的事,但是其实没什么困难的。

毕竟我的身边有一个人,一个头顶着“游戏GM”称号的人。

“早上好🎵”在我刚开始打招呼的时候,对方突然深吸一口气快速的说到
“欢迎您来到游戏世界,勇者日日树涉,下面请选择自己的职业。”

“……可您刚刚称呼我为勇者?”

“……请不要扰乱新手教程,时间很珍贵任务很紧迫,请您尽快选择自己的职业”GM小姐负责的说到“而且只有完成新手教程我才能去掉GM称号,头顶着这种东西实在太蠢了。”

像是为了配合GM小姐超高的语速一样,我的面前迅速展开了一块面板,上面体贴的列出了三个选项“勇者”“勇者”“勇者”。

相似的字体给出了同样的选择。

看着并不打算解释的GM小姐,我选择了中间的,最为熟悉的花体字。

“恭喜日日树涉成为勇者!!!”
在我做出选择的瞬间,整个世界的上空突然回响起巨大的声音,空气中漂浮出了加粗的文字,整整滚动了三次。

“好的,您现在可以查看自己的等级装备储物以及一切游戏该有的东西”随意讲解着的GM小姐最后说到“现在,您接到了您的任务”

天空中再次传来巨大的提示音,无数打开的面板中,任务栏牢牢的占据了最中央的位置。

“打败魔王……🎵”像是所有勇者游戏里,最普通的结局一样,我的任务栏里只有这一项任务。

“请领取您的武器。”GM小姐提醒到,新手教程似乎已经完成,她头上的称号换来换去最终变成了欧部两个大字。
真是可爱的意义不明呢☆

我看向武器栏,里面只有一把宝剑——漂亮的熠熠生辉的,完全不像是给予一个新手的武器。

剑的名字叫做“才能”。
还真是残忍的称呼……🎵。

我装备上宝剑,迈出了我在游戏里的第一步。

这个游戏似乎没有其他支线任务。
我所重复着的,只有不停的打怪然后升级。

首先冲来的是名为“期待”的幼犬,无论外表再怎样可爱,实际上也是有着犬齿的野兽。
再斩杀掉的是一拥而上的“人言”就算是我,面对着大群袭来的黄蜂也没有办法躲开所有攻击。

幸亏攻击并不痛,只是减掉了血条。
但我好像没有血药呢。

在升到15级的时候,一直旁观着我打怪的GM小姐突然走了过来。
“恭喜日日树涉达到15级,获得新的队友!”

不过这次空中没有字,而是出现了一道白光,白光之中,有人影下坠。

我冲过去接住了从天而降的队友。

“日日树君?”怀中的皇帝陛下一脸惊讶的呼唤着我,尽管这份难得的失措很快就从他脸上褪去。

“英智🎵”

像感到更加不可思议一般,他挣脱了我的怀抱,跑到了一旁。

“请给队友补血。”一旁的GM小姐提醒我关注英智的血条。
空了一半的血显得格外刺目。

我有好好的接住英智哦?游戏里的身体更糟糕了吗?
像听到我的心声一样,GM小姐补充说明到“您与天祥院英智是有亲密度的,不同亲密度可以解锁不同称呼,刚刚还是称呼“日日树君”的亲密度程度,所以您的“英智”对队友造成伤害了。”

一边,已经恢复过来的英智走了过来,微笑着对我打着招呼“涉。”

“……🎵”

“啊……顺带一提,刚刚您已经把亲密度刷到了5,解锁了新称呼,亲密度的上限是15级”GM小姐眨眨眼夸奖到“赚到了呢日日树君。”
“这是赠送给你的血药。”

现实总比想象更有趣,不是吗?

然后,我很快就领会到赠送的大量的血药的用处,英智的技能,尽是些杀伤力大但反过来也会伤害自己的能力。

每次战斗后,我都要给英智回血。

“游戏应该有战斗设置吧”我询问着GM小姐。
“在游戏面板里。”

但是,在战斗设置里,只能取消“日日树涉”的战斗状态,却不能取消“天祥院英智”的。

GM小姐看着我“您应该清楚的,日日树涉可以放弃战斗,但天祥院英智不会。”
“您无法阻止他战斗,但您可以与他一起。”

“好的🎵”我接受了她的提议,虽然我本来就是这么想的。

我大概体会到了游戏的好处。

可以后悔,可以重来,可以逃避,伤痛可以看见,疲惫可以看见,好感可以计算。

小丑的职责是带给人快乐,但无人的时候小丑也想卸下面具偷懒。
比如用着亲密度11级时解锁的小牛排继续刷着游戏里皇帝陛下的好感。

打倒怪物会加1,小牛排能够加5,并肩作战的时候从12跳到了13。

如此简明易懂而又顺理成章的发展,我继续着我和英智的旅程。

(中间省略升级打怪)

结尾大概是英智的好感到了14就刷不动了,等到涉的级别到了100,英的好感自动跳到15,然后开启任务打败魔王。

魔王就是英智。
英智要求涉跟自己战斗。
涉“哦呀?我以为任务已经结束了呢”
“我不是已经选择成为魔王书写的勇者了吗?”
“我会守护您的。”

开始的三个勇者选项,一个是英智写的,其他两个是高仿(。)涉选择了英智的手写。
他要成为英智的勇者。

4.天使是分区域管理人间的。
涉就负责英智所在的区域,因为天祥院家占地比较大,所以涉负责的基本就是天祥院宅,这种感觉。
人类是寿命是一出生就决定好的,比如你能活90,那么你无论经历多凶险的事最后都能活到90。
例外就是自杀者,所以说自杀者不能进去天堂,因为违背了神的旨意。
英就是那种寿命长,但是注定磕磕绊绊的。

涉对英的印象就是身体不好的,自己负责区域的小少爷。
英7岁那年,重病,涉就感觉到英快死掉了。
英不自杀,但英没有求生意志。
因为没有人在意,所以死掉和没死掉都差这种。

涉赶过去看了英一眼。
当然涉没有出手救他,他不亲近人类,不拯救人类,但是涉在看着英,在观察。

英刚好一睁眼,迷迷糊糊的看到有人在注视着自己。(很虚弱的半灵魂状态所以看到天使了)
[自己是被注视着的]就这样一个很模糊的想法,突然出现在英的脑海。

英就活下来了。
告诉管家“我看见天使了”
管家:???,就当做小孩子说胡话。

但是涉听见了,他不清楚英智看没看见自己,但之后就更留心一点。

然后发现英每天晚上都把日记打开摊在桌子上。
之前英也是写日记的但藏的很严,涉知道这点是因为英怎么说也算自己辖区的人类最高权利者,涉就没事来转悠转悠。

涉看了英的日记。
英在[描述]而不是[记录],日记边上还摆着一支笔。

日记是写给涉的。

有一天,涉就看到日记写“我把玫瑰涂成蓝色了,是奇迹的颜色呢,你喜欢吗?”
涉就去院子里看玫瑰。
其实涉是真的不在意人间的,那么多玫瑰都涂蓝了,普通人一眼就看到了,涉的话英智不说他都不知道。

人间的事,就是如果注意一下涉就记住了,但不注意也没关系,不记住也没关系。
对英智只是不在意程度里的在意。

那一瞬间,看着一院子蓝玫瑰,涉就想起英智说这是奇迹。
天祥院英智送给他的奇迹。

涉第一次回复了英,就两个字“眼睛”
英智的眼睛是蓝色,是胜过一切的奇迹之色。

之后两个人就一直有聊。

熟悉之后,英智就给涉起了名字。
天使只有代号。
英要涉名字的时候,涉说没有,英可以给他起一个。

第二天房间里马上多了超多本起名书。
整整一个周,英才回复他。

“日日树涉”
涉说是个好名字。

第二天,英“是响彻四方的意思。”
涉想回复但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第三天,英“只有我一人知道的响彻四方会不会很奇怪”
涉晚上回复说“只要您希望的话”

结果一放下笔,英突然从床上跳下来,之前都在装睡,在等着涉。
英“希望是只属于我的响彻四方。”
“会不会太贪心了?”

涉挑起英的一缕头发,亲吻
“您的日日树涉”
这是英第一次听见涉说话。

评论(10)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