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时差

我爱你

落日谣

01.
排气扇缓慢的运作着,更换着室内的空气。

“嗯哼……🎵”纸张无声的翻动着,在灯光的照映下泛出暧/昧的暖橘色。
说是收集到的资料也不过薄薄的几张纸,有参考价值的大概只有一张模糊的照片。

修长的手指在纸上划动着一点点勾勒出人形的轮廓。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天使吗?
美丽的,圣洁的。

“照片是目击者照下的。”注意到旧友的动作之后,房间深处传来吸血鬼的声音“那家伙已经送回去了,估计要在精神病院待几个周吧。”
像是为了嘲讽这奇妙的相遇,吸血鬼笑了起来。

“那还真是不幸的邂逅🎵”转椅随着起身的动作空荡荡的晃了几圈,银色长发在空中恣意的飘扬开来。日日树动作轻快的将资料扔进了垃圾桶。

“那孩子要交给我吗☆”
“鸽子嘛……反正已经养了一群也不差这一只吧。”吸血鬼慵懒的打了个哈欠“记得把门关严一点。”

“……🎵”

在发现了隔音室的好处之后,这里快要变成朔间的专用办公室。

毕竟蝙蝠对声音可是很敏感。
融合了蝙蝠基因的人类也是。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怪物吗?
人造的,被遗弃的。

所谓研究院但实际上却是收容所,拘束着不成熟技术制造出来的半成品,让他们为人类再尽最后一份力。

日日树快步走过错杂的长廊,声控灯对此保持沉默,直到电梯打开时才后知后觉的亮起。

收纳室在研究院的最底层。
圆柱形的透明牢房与房间的空隙间站满了持/枪的警卫。

“涉先生。”负责检查的人礼貌的招呼着,但语气中难以掩饰的流露出不满。“请小心一点,对方比看起来更有攻击性。”

事实上已经有工作人员被袭击了,所以才匆忙的叫来了日日树。

怪物就该交给怪物处理,不是吗?

“也请您注意自己携带的物品。”
几分钟前从日日树身上搜走的袋子不知何时又回到了对方手中。

“这可是用来交流的密匙……🎵”日日树摇晃着手里的袋子全然无视对方的提醒。
“还有……记得把枪放下☆”

注意到响动的“天使”抬起了头。
头发,皮肤,都是过分浅淡的缺少阳光的颜色。
对声音有好好的做出反应,但不确定对方能不能理解语言。

“早上好🎵”日日树走到天使的面前单膝跪下好让自己与对方平视。
“您的日日树涉。”他将手按在胸口自我介绍到。

“ei……chi……”蓝色的眼睛露出一丝笑意。
——英智,天祥院英智。
这是记录在对方编号带上的姓名。
以天使为姓,以美德为名的人造产物。

日日树笑着打开了带来的袋子。
在收容室来之前顺便去厨房带走了一些食物。
从研究院出事到对方被目击者发现已经过了三天,在收容室也一直是拒绝交流的态度,怎么想都不像好好进食过的样子。

食物可是沟通的桥梁🎵
随便加了什么奇怪交流设定的日日树取出一份布丁,现在袋子里还剩下几块不知名的肉。

“您想要哪个?”

天祥院的目光告诉日日树,他可以把布丁留给自己了。
对方显然对肉食更有兴趣。

可天祥院似乎没有先动手进食的打算。
“请不要担心。”日日树先拿了一块肉放进嘴里。
是牛肉。
酱汁有点咸,但口感还好。

天祥院直接拽过袋子解决了数量不多的肉。像是表达满意一样眯起了双眼,天使伏下身子,猫似的接近他的管理者。

“hu……”对人类的嗤笑在日日树耳边响起,警卫举起了枪,因为这小小的试图接近的动作。

“请把枪放下。”日日树第二次说到。

而天使毫不在意的接近他的脖颈,像索求亲吻一样,然后将嘴角的酱汁都蹭到日日树的制服上。

“……🎵”日日树没有错过这个对方主动接近的机会。
他伸出手环抱着对方,一手绕到天祥院身后,抚摸着对方闭拢的羽翼。

天祥院把下巴放到日日树的肩膀上,小幅度的转着头,打量着囚禁着自己的地方。

羽翼随着日日树的抚摸而逐渐打开,半拢在身侧,将两人包裹在其中。

洁白的整齐的羽毛附着而生。
从脊背生出的巨大羽翼,轻缓的活动着。
翅膀与身体的交界处毫无拼合的痕迹,羽翼是这具身体获得的与生俱来的馈赠。

指尖挑弄着翅膀根部的柔软的细羽,触感好的令人难以释手。

天祥院像是不习惯这种触碰一样,羽翼轻轻拍打了一下日日树,然后催促似的合拢,留下一个足够日日树手臂穿过的空隙。

日日树了然的抱起了天祥院。
除去用力过度而造成的轻微晃动,一切都默契的堪称完美。

天祥院很轻,比外表看起来要轻的多。
而这份差距的来源无需多想。
为了飞行,为了与这对羽翼相匹配,为了满足研究者狂妄的幻想。

内脏被扭曲到了什么程度?这样的身体还能存活多久?

日日树笑了起来。
“从现在起,天祥院英智由我负责。”

“……涉……先……”天祥院的喉咙里发出意义不明的音节,手指勾住日日树的名牌轻轻拉扯着。

“日日树涉。”
“……en……”

思考了工作人员对日日树的称呼和日日树教授的发音,天祥院很快找到了两者的共同点。
“涉。”

“是的☆”

天使揽住日日树的脖子,更加贴近的在他的耳边一边边重复到“涉。”

日日树觉得他是要表达开心的意思。
这很好。

离开之前还需要再做简单的身体检查,在发现天祥院时他的身体上没有明显的外伤,所以需要日日树解决的只有收集血样和CT扫描。

这些事情没用多长时间,因为天祥院对检查的流程很熟悉,熟悉到让日日树怀疑就算没有自己对方也能操作着复杂的仪器把自己的身体状况化成表格和数据递到日日树面前。

CT描绘着神明的玩笑,两种基因妥协的产物,人类的欲求,无数次失败后诞生出的幸运儿。
神嘲笑着人类的愚蠢,说算了,让他活着吧。

所以天祥院英智诞生于世。

他想起自己刚刚带给天祥院的几块肉。
这样身体有办法消化肉食吗?

但就算早知道也好,消化不了也好,他还是会带去那几块肉。
因为天祥院看起来很开心,所以一切都没问题。

他走过去,把刚从仪器里钻出来的天祥院重新抱到怀里。

“会有人来收拾。”他说。

而现在他们可以离开这里,离开研究所。

所幸研究所的位置足够偏僻,日日树直接把天祥院安置到了副驾驶。

纯白的翅膀不安分的展开,羽毛一下一下的搔弄着日日树的手臂。
蓝色的眼睛来回看着日日树与车门,除了差点打开车门而被制止了之外,其他按钮的作用很快被发掘至尽。

汽车在平直的公路上行驶着,暗色的森林和燃烧的日光,飞鸟零星的掠过留下黑色的剪影。
车窗来回开关了十几次,最后玩腻了的天使探出头,任由风吹动自己奶金色的头发。

“涉……!”天祥院呼喊着让风扯碎日日树的姓名。
翅膀在身后张开,胡乱的填充着车内的空隙。

“哦呀?请小心一点。”日日树抬手捏了捏对方的翅膀尖。
像是为了摆脱日日树的手一样,翅膀挥动着,柔软的羽毛轻轻擦过日日树的脸。

天祥院乖乖的坐回副驾驶。

“我们马上就到🎵”

目的地是研究所分给日日树的住宅。
像是违章建筑一样的森林里的别墅。
面积足够大,没有外人接近,出于日日树本人的兴趣还豢养着大量天祥院的同类(朔间语)。

鸽群已经意识到了主人的归来,白茫茫的一片围在车边上。
“……🎵”
不等日日树过来,天祥院就已经自己打开车门走了出来。

“介绍一下我们的新同伴。”日日树把天祥院推到鸽子中央“天祥院英智☆”
有鸽子绕着天祥院飞了几圈,然后落在天祥院摊开的手上,在手心里放上一朵小小的雏菊。

“它们很喜欢你🎵”

鸽群已经飞舞起来,欢迎它们的新伙伴。
“在这里的话,谁都不会看见。”日日树说,这更像一个美好的暗示,所以天使无辜的笑了起来。
从嘴角到眉间,天使在微笑着。

然后他给了日日树一个拥抱。

宽大的羽翼完全展开,风化成温顺的气流萦绕在他们周围。

这是日日树第一次用俯视的角度看自己的房子。
也是他第一次和天祥院一起飞翔在空中,鸽群鸣叫着,在他们周围盘旋。

“……没有人应该获救”日日树低声说着。

天使在微笑。
怪物也是。

tbc

*涉的最后一句话是送给研究员的,英智的身体状况并不是为了减轻重量以便飞行而造成的,他都能抱着涉飞。
真正原因是为了测试人类和其他生物的基因最大能融合到什么程度。
涉反应过来了,就……

*可以猜猜涉是什么动物√,虽然猜对也没有奖励就是了……

评论(9)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