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时差

众生皆苦,我是甜的,我还有毒。

魔女交易所

香料,白糖,和清水。
像是要准备烹饪一样,在只有月光照耀的房间里,小心的用指尖挑动白糖的颗粒。
电子天平的数值细微的变动着。

已经准备好了,心里默念着熟记的步骤。倾倒,搅拌。
将剔透的白瓷碗放在面前,细长的手指轻轻搅动着。

逐渐溶解的砂糖,漂浮在水面的香料,和与月光,几乎融为一体的银针。
银针刺破了指尖。
鲜红的血液凝结成珠,摇摇欲坠。

香料,白糖和清水,还有鲜血。
像是准备烹饪一样的,送给魔女的盛宴。

“我想见到一个人。”
“一个我不记得的,我不认识,不知道他是否存在的人。”
“是的,我愿意付出代价。”
“用我对“那个人”的记忆,做交换。”

关于一个不存在的人的记忆,可以,来交换吗?

像往常一样走进了校园。
美丽的,宁静的。
为了宣传新演出而张贴了巨幅海报,只要一抬头就看到了自己和队友放大了的脸。

三人,像完美的三角形。
牢牢的占据着梦之咲的顶点的最强组合fine。
可靠的弓弦与可爱的桃李,光是想起队友就忍不住泛起微笑。

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自己的身边应该还有一人——明亮的,闪闪发光的人。
像是被突然拉回了不知重复了多少次的梦境。
天祥院看着眼前的海报微微失神。

平静而快乐的三年,什么都没有发生的三年。
应该是这样的,自己的记忆是这般述说着的。

但是……

“早上好!!!”背后突然传来一阵怪力,打断了天祥院的思考。“哦哦,新海报已经挂出来了吗?!好大!”同时3A班的同学,活力满满的红色流星大声感叹着送上了清晨的拥抱。

“早上好,千秋。”天祥院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脖子从对方的手臂中拯救出来。

“嗯嗯!哦身体已经没问题了吗?”突然想起什么的红色流星关切的问到。

“医生已经同意出院了……哦呀?”交谈的时候视野里又出现了熟悉的身影“早上好,羽风君。”
“早上好。”同样注意到两人的羽风薰挥了挥手。
“已经出院了吗?”

“嗯,已经不要紧了,而且fine的活动也不能再拖延了。”
“哎,那么——”

“别在这里挡路啊,超~烦人”
“一群俗物。”突然传来了抱怨的声音。

羽风侧过身,露出后面的两人。

“3A班大齐聚!”
“不,人根本没到齐吧。”接下千秋话茬的濑名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毕竟红月有活动嘛副会长不在,也算是到齐了。”羽风继续着之前被打断的提议“反正大家都到了,放学后要不要一起去玩?全当庆祝会长回来了🎵”

“所以那家伙的身体真的不要紧吗?”露出一副嫌弃表情的人偶师立刻被手中迷人的小姐出卖了真正的心思“呵呵,宗的意思是能跟大家一起出去很开心,但是他很担心天祥院君的身体哦。”
“……”

“被可爱的女士批评不够坦诚了呢🎵”天祥院笑了起来“可以的哦,而且我刚好想去商场买些东西,希望大家能跟我一起去呢。”

从同学的闲谈中得知的都市传说。

像是小孩子过家家的准备——献给传说中的魔女的贡品。

采购的时候是一片大混乱。
挑选白糖的时候被以为是对甜食有偏好,所以得到了别扭的递过来的牛角包。
因为选香料的时候品味姿势不够优雅而被批评的千秋与提出意见的濑名干脆开始了比赛。
选购电子天平的时候不知是谁提出了用modo小姐来测试精准度,整个情况变得更加不可收拾。

“为什么要买这些东西?要学习烹饪吗?”抱着大包东西的羽风悄悄问到。
制止似乎变成了不可能的事,没有参与战局的两人站在一边悠闲的观着战。
“不,不是哦。”
“是吗……唔,倒是听说会做饭的男生更加讨女生喜欢,我要不要试试呢。”

天祥院笑了起来。

“久等了!!”
“别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啊!”
“哼”
熙攘着跑过来的同伴。

所有人都在身边的世界。

“我帮你拎着东西吧天祥院。”

所有人都在欢笑的世界。

自己究竟要改变什么呢?要追寻什么呢?

献给魔女的,可爱的盛宴。
献给魔女的,与同伴一起准备了的材料。

苛求着绝对的精准而使用了电子天平。
银针刺破手指的时候连丝毫的犹豫也没有。

你不想要吗?
我不想要吗?
——所有人都能欢笑的世界。

用着自己都无法理解的悲痛决心准备了一切的天祥院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来到了陌生的空间。
穿着怪异的魔女和静立在一旁带着假面的侍从打量着突然来访的客人。

“晚上好啊。”魔女歪了歪头“天祥院君。”

准确的叫出了自己的名字,而天祥院对此并不感到惊奇。
怎么说也是魔女,如果连这点事情也做不到的话,更无法相信她能帮人实现心愿。

天祥院小幅度的打量着四周,然后向着面前的魔女走了过去。
“早上好。”

面前突然出现准备好的桌椅与茶点,侍从走过来为他拉出了椅子,然后倒上了红茶。
悠闲的微笑着的魔女显然没有立刻开始交易的欲望,反而拿出一副要聊天的态度。

“真是稀客呢。”茶杯在空中漂浮着,方糖摇摇晃晃的掉了进去。心满意足的喝着茶的魔女眯起了眼“就算是天祥院家的孩子也有想拜托魔女的心愿吗?”

“如果要请求身体健康的话,那收费可是很昂贵的。”

“并不是。”天祥院接过侍从递来的茶“我可不会为了那种无聊的事情来拜托魔女小姐。”

“哦呀?”

“那么魔女小姐有兴趣接下我的委托吗?我会支付相应的报酬。”琥珀色的茶水倒映出天祥院的双眼。“我的记忆,魔女小姐有兴趣收下吗?”

向后倒在柔软的座椅里,向猫一样蜷缩起来的魔女愉快的微笑起来“那还真是有诱惑力的条件。”

“那么……你想向我寻求什么呢?天祥院君。”

天祥院英智做了一个梦。
荒诞无稽的,像属于另一个世界的梦。

而梦境不是美好的。

可是,在梦境里,他看到了一个人。

在不断变换的梦境里,始终在自己身边的人。

“我想见到一个人。”天祥院看着面前的魔女“一个出现在我梦境里的人。”
“而我要支付的报酬,是我关于这个人的记忆。”

魔女饶有兴趣的盯着他,“在见到对方之后就忘记对方吗?还真是残忍啊🎵”

“嘛……但是交易的话我是不会拒绝的。”
“但是,你所提出的交易,真的有成立的价值吗?”

微笑着接过了侍从递过的饼干,毫不优雅的大口咀嚼着的魔女小姐,摇晃着头。“只是在梦境里见到的话,连对方是否真的存在都不能确定吧?关于不存在之人的记忆,是没有办法作为交易的条件的。”

“妄图愚弄魔女的话,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哦。”

“不。”天祥院轻轻将茶杯放下“我是因为相信对方是存在的才会提出这种请求。”

“理由呢?”

“直觉。”笃定的,像是有确凿的证据一样说着没有根据的话。“而且您最开始也没有否认吧。”

“哦呀,打算套我的话吗?勇气可嘉呢。”
向后随意的伸出手,像是要伸懒腰一样的魔女手中,突然出现了皮质的卷轴。

“嗯……嗯,打算用不存在之物来交易的人我还是第一次遇见呢。”
“既然这样的话,我再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后,我会把你召回到这里,如果你坚信你的直觉……”

魔女把卷轴递给了天祥院“总之先签署一下违约金如何,如果你坚信你的直觉,而那个人又确实不存在的话,我会按照这上面的条例处置你哦🎵”

愉快的魔女将视线转向侍从,像是邀请他一起见证这奇异的交易约定。

卷轴上的文字显然不是人类的语言,无从得知的惩罚条例似乎不公平到了极点。

然而天祥院却满不在乎似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开心的,排着手的魔女将要起舞一般,走到了天祥院的面前。
卷轴自动卷起,轻轻的飞落到侍从的手中。

魔女抓住了天祥院的手腕,轻微的灼热感从皮肤接触处泛起。

“祝您有个愉快的夜晚☆,三天之后见。”
无数细碎的光点泛起从天祥院周身扩散,短暂的空间扭曲之后,房间里只剩下魔女和侍从的身影。

“人类真是有趣的生物呢。”魔女微笑着转过头“呐?我可爱的,侍从?”

空荡的,只有月光存在的房间。
突然回到家中的天祥院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墙壁上的钟表刚刚走出第一步,仿佛房间的主人仅仅是眨了一下眼。

就像梦一样,可是并不是梦。
魔女刚刚握住的地方,留下了一个小小的黑色的假面印迹。
这是魔女做下的符号,提醒着天祥院刚刚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还有三天的时间可以思考,可以犹豫。

可是啊,到底是对哪里不满意呢?
满是和平的世界不好吗?
如果所追寻的梦境是噩梦,那要……怎么办呢?

“就算我是魔女,也有很多不明白的事情呢。”在不属于世界上任何一处的空间里,魔女懒洋洋的打着哈欠“爱这种东西还真是奇怪呢。”

面前的水晶球闪动着,映照出天祥院的身影。

“啊,顺带一提。”
“你今天献上的戏剧依然不合格哦”
“日日树君。”

tbc

唔啊有没有小天使愿意来扩列,讨论剧情催更交换脑洞均可,只要不嫌弃这里住校党平常摸不到手机qwq

评论(14)

热度(38)